在修煉中經受磨難悟真知

【正見網1999年01月01日】

我是1993年2月學習法輪功的學員,修煉大法兩年多了。我領會到做人的真正涵義,返本歸真是根本,所以,不管外面的環境多麼複雜,我心中有了大目標,保持一顆清淨的心,我一定珍惜與法輪大法這份千古機緣,堅定地走修煉道路。

修煉路上磨難多

我們一旦走上修煉的道路,今後的路程就由師父重新安排了,所遇到的每件事,都不是偶然的。會有各種磨難檢測你的心性。前面一個考驗剛剛通過,下一個就加碼。你能經受一個就提高一步。有時,原本不成問題的問題,會突然發生變化,搞得你措手不及。有時亂七八糟好幾件事一齊向你襲來,壓得你喘不過氣來。

比如,煉功的第一年,我挺順利,愛人也支持,家裡頭、過日子、家務活、孩子的學習他都管,我不用操心。我回家吃飯,早晚出去煉功,心裡感覺挺美的。因為很早就喜好氣功,找不到好功法,好不容易得到了大法,找到了師父,這回如願以償。心裡說,這就是我的緣份,大概就該讓我這麼煉功。好傢夥,到了94年秋天,情況突變。我愛人的姐姐是老知青,從東北帶著兩個孩子來安家,費用很大,靠他幫助。他也不和我商量,給姐姐租房子、置家具,還悄悄從家裡搬走好多東西。在觸及到切身利益時,人的心性往往很難把握,我就說:「你把東西搬走,咱們用什麼?還不告訴我!」他就不愛聽了,說:「這些東西有沒有都一樣,我拿的是我那份,也不礙你的事。」幾句話就說僵了。

正巧他們單位讓他承包旅館,借著這個碴兒,整月整月的不回家,好照顧他姐姐,家裡一攤子事都甩給了我。買糧,買菜、洗衣、做飯,孩子的學習、參加家長會,等等都靠我,下班後還得堅持到公園煉功,時間安排得緊緊張張。如果光是緊張些還可以過得去,可是突然間,孩子病了,婦科病,流血不止,上醫院趕快止血,血色素一查6克,大夫說得休學住院,急得我沒主意了。孩子上初三,功課很緊,她自己不願住院,真是煩死人了。我是從來不去醫院的人,只好硬著頭皮,每天三次帶著孩子打針吃藥,一個多月的療程。每天還要買許多營養品,做病號飯。頭幾天,病不見好,心想怎麼吃藥打針也不管事呢?真要有個好歹可怎麼辦?急得我百爪撓心,撕心裂肺的難受,夜裡睡不著覺,坐起來掉眼淚。

第二天該幹嘛還得幹嘛。帶孩子上醫院打針拿藥,出來再上兩個小時的班,中午回家路上順便採購。趕回家做飯,剛一點火,煤氣沒有了,沒有別人,得我去。住在五層樓,沒電梯,空罐好說,回來時30公斤,弄不動,連搬帶抱,費好大勁弄上來。呼哧帶喘,趕緊做飯。家裡一忙,煉功去不了,心裡著急。節骨眼上,自行車又丟了。上班,煉功路遠,坐車不順,全指著自行車呢。

剛一上班,又聽到人傳人的說我欠人家錢不還。嗨,這真奇怪!我讓人代買過東西,可記得清清楚楚已付清她了,還傳得誰都知道了,我哪是那種人呢?當時也沒琢磨過味來,心裡挺彆扭,可還是又給了她一次錢。

磨難之中悟真知

這些事湊到一塊,真讓我急不得惱不得。我想,當時我這麼難也不知道師父知道不?夜裡就做了一個夢,師父給我寫了兩個字,說是字不是字,像畫,筆劃特別多,一筆畫下來,畫得快,可能是師父的功打在我的腦子裡的,當時我連想都沒想就順嘴念出了兩個字「攀巒」,攀登的攀,山巒的巒。我悟到:修煉就是爬山,往上修就是難,得趕快扔掉不好的東西,輕裝爬山。師父在管我,我一下子豁然開朗,精神大振。

我領悟到:磨難越大越多,越是讓放下執著心,儘快消業,儘快昇華;承受痛苦越大,提高就越快。我心放下了,情況就有所轉變,孩子的病一天天好起來,我愛人管他姐姐的事我也看淡了。連續發生的這幾件事都與花錢有關係,也是讓我把錢財看談。

我還悟到:常人過日子該做的事,我們煉功人也要做,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比如:對子女問題盡到撫養教育的責任,有了病還要關心她,提供必要的學習條件,讓她吃飽飯。這樣才能讓人理解,修煉是要符合常人的,關鍵是把心放下。也就是:責任盡到,親情放淡,修煉最重要。

從修煉實踐中,我還體悟到:社會、家庭、工作、子女等等,周圍的一切是一個全方位的圓,法居其中(在中心),覆蓋修煉,處理好各種關係,調整好各方面的比重,把修煉融化於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做到清靜、詳和,不動心。如果有一點沒有做好,就是有漏,有欠缺,就不能稱其為圓滿。我原來覺得自己在多方面名利情已看淡了,其實那只是極淺層次的法,離高境界的要求相差十萬八千裡,放不下的太多了。人所遭受的痛苦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所遇到的麻煩也不是偶然的。你不是意識不到嗎?就來個突然的變化,讓你承受,讓你在難中去悟。

今後也許還會有更大的磨難在等著我,我下大決心,迎接大困難,承受大痛苦,經受大考驗,修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