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中國女孩和她們父親的故事

【正見新聞網2017年06月19日】

法輪功

王曉丹(右)、秦海龍(左下)、徐鑫洋(左上)

一年前,王曉丹遠隔重洋,從美國回國救父,被中共海關攔截。

秦月明是兩個女兒的父親。2002年,秦月明被中共抓捕,小女兒秦海龍才13歲。

15歲的女孩徐鑫洋說:「對父親的印象只有兩個,一個是爸爸被關在監獄裡,還有就是從監獄出來的爸爸,很瘦很瘦。」

王曉丹、秦海龍、徐鑫洋,是三位法輪功學員的女兒,她們的父親有的已被迫害離世,有的目前在中國被24小時監視居住。

6月18日,父親節之日,來關注這三位女兒和她們父親的故事:

徐大為26歲被判刑8年 出獄13天離世

徐鑫洋的父親名叫徐大為,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法輪功學員,為人熱情、善良、淳樸 。

2001年2月4日,徐大為和妻子遲麗華因為印刷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瀋陽市勝利派出所抓捕,被帶到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610」機構。當時兩人結婚才8個多月,遲麗華剛剛懷孕。

26歲的徐大為被判刑8年。2009年2月3日,年齡不到34歲的徐大為刑期期滿出獄,家人卻發現徐大為已被迫害的與一年前見面時判若兩人--骨瘦如柴、精神失常。家人問:「人怎麼這樣了?怎麼這麼瘦?」獄警不回答。

誰也沒有想到,徐大為回家之時,也是他和妻女永別的時候。

「第二次見到爸爸,是8歲那年,爸爸剛從監獄裡出來。我和媽媽一起去接他。那時候,他更瘦,而且也神志不清,當時他回來,我都不太敢跟他說話,也不太敢跟他靠近 。」

「爸爸清醒的時候,他跟媽媽說,警察給他打毒針。 神志不清的時候。他就自己抱頭,蹲在牆角裡。很害怕的樣子。」

新唐人電視台報導,遲麗華回憶說:「出來的時候,腿上的傷疤還沒好,腹部全都是電棍印,脖子上都是勒痕。我們當時想盡辦法,給他做好吃的,想調養他的身體,讓他恢復健康,但是都於事無補,他根本吃不下去。」

沒辦法,家人將徐大為送進醫院。體檢結果顯示: 「整個器官全部都衰竭了。抽血的時候,連血都抽不出來。」

法輪功

2017年4月,徐鑫洋(右)在美國國會瑞本大樓展示父親徐大為被迫害前後的對比照片。

從瀋陽東陵監獄回家不到2周,徐大為於2009年2月16日含冤離世。

今天是父親節,對徐鑫洋而言,這是個「悲傷的日子。 父親節很多孩子們會跟爸爸說聲祝福,但是(我爸爸)他好像永遠也聽不到了。」

徐鑫洋從小沒有爸爸,由母親撫養長大,「每個人都會有父親,但是挺遺憾的,我沒見過他幾次面。爸爸是位廚師,他做的菜,我都沒吃到過。」

她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雖然爸爸在物質上沒有給予她什麼,但是「心靈上,給予了我很多,比如堅持正義不放棄的精神。」

如果有機會,她想對爸爸說,「爸爸你很勇敢,在中共監獄那麼殘酷的迫害下,還能不放棄真理,很讓人感動。」

「爸爸在我心中是最好的爸爸。」她哽咽道。

2017年,徐大為的妻子遲麗華和女兒徐鑫洋作為聯合國難民來到美國。4月29日晚,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慶祝他上任一百天的集會上,遲麗華和女兒徐鑫洋現場尋求特朗普總統的幫助,總統顧問康韋接受了她們的材料。

材料包括3張徐大為生前的照片,一張是迫害前徐大為年輕清秀、笑容滿面的照片,另外兩張是八年冤獄期滿時骨瘦如柴的照片,徐大為身上電棍電擊留下的印痕仍清晰可見,還有兩頁是徐大為一家遭迫害的經歷(中英文),以及法輪功簡介。

秦月明在佳木斯監獄被毒打致死

秦月明是黑龍江伊春市法輪功學員。小女兒秦海龍在他被抓時年僅13歲。父親去世時她21歲。

秦海龍曾寫過一篇文章,回憶父親被抓時的情景:「2002年5月4日,那是陽光明媚的午後,我們剛剛吃過午飯,金山屯區公安分局10多個穿著便裝的警察把我們家包圍了。王喜、齊友、羅雨田、康凱等人,他們像黑社會一樣闖入我們家。他們要綁架我爸爸,媽媽去阻攔,被他們打倒在地,爸爸被綁架到一輛車裡。他們又開始綁架媽媽,媽媽抵制,又來了一車的警察把媽媽也綁架了。這時,姐姐上前抱住媽媽的腿不撒手,康凱一腳就把姐姐幼嫩的小手踩在了腳下,姐姐疼得情不自禁地大叫了一聲。好幾個警察打姐姐,把姐姐打倒在地。15歲的姐姐未能逃過他們的魔掌,被暴打一頓後,4個警察硬把她拖上了車。」

「那時的我僅僅十三歲,眼睜睜看著爸爸媽媽還有姐姐被打,我卻無能為力。我們家桌子上的一大堆錢和所有值錢的東西全讓這些劫匪搶走了,我說:『那是我爸爸掙的錢,你們不能拿!』惡警齊友拿起公文包就給我兩個耳光,叫囂:『什麼你家的,現在就是我的。』當時我被打懵了,孤獨無助地坐在沙發上,看著家裡被翻得底朝天,一片狼藉,不知如何是好。恐怖的景象浮現在我的眼前,揮之不去……」

法輪功

秦月明夫婦和他們的兩個孩子。前排左一是秦海龍。

2011年2月26日,秦月明在佳木斯監獄被折磨毆打致死,死狀極為悽慘,面部表情非常痛苦,嘴唇青紫,口鼻流血,渾身布滿黑紫瘀血,時年47歲。

王曉丹苦心救父 功虧一簣

王曉丹在8歲時父母離異,父親單獨將她撫養長大,於18歲時送她來美。在異鄉孤身奮鬥的她,語言困難,經濟拮据,打工上學,淒涼無助,全靠父親的來信給她精神鼓勵,而父親的一言一行,不但是她記憶中的珍寶,更是她人生道路上的楷模。如今她也和父親及祖父一樣,是個土木工程師,這全是父親的影響和功勞。

王志文原是北京鐵道部工程師,原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義務聯絡人。他是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信訪辦萬人和平上訪中會見中國總理朱鎔基,並與之交談的幾名學員之一。後被中共判刑16年。

王治文時年19歲的獨女王曉丹在美國哭幹了眼淚,四處奔走營救。

王治文2014年10月被釋放,但仍被軟禁在家。不過,2016年1月申請護照卻順利地辦下來了。

王曉丹於2016年夏天回到了家鄉北京,她要接18年未見的父親到美國調養身體,以償人子之孝。

法輪功

2016年夏天,王曉丹攜夫赴中國營救父親。沒想到只是短暫的相聚。

但是,就在最後出關前一刻,深圳邊檢人員剪毀了王治文的護照。此次阻擾事件,據悉是江澤民、曾慶紅在南方的勢力所為。

「這麼多年的心血又付之東流……太心酸了……」王曉丹說。

女兒們的心願

王曉丹表示,絕不放棄讓父親來美團圓。她期待著能和美國總統川普見面,希望川普助她一臂之力。

秦月明去世後,2012年6月,短短兩週內,有超過1萬5千名父老鄉親按手印支持秦月明的女兒為父申冤。王母女3人要求賠償的申訴案,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

徐鑫洋不久在美國國會舉行的一個聽證會上含著淚水,講述了父親的故事,她說:「我想代表所有在中國修煉法輪功學員家的孩子說一句話:我們也想有一個美好的家庭、父母的疼愛。希望大家幫助停止這場迫害,停止這場對好人不公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