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郭文貴爆料活摘和稱讚法輪功」看真相與人心

【正見新聞網2017年04月15日】
作者名: 
璽清

(逃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日前接受媒體採訪,談及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實性,並表示法輪功學員都很善良,甚至願意為法輪功做點事。)

近日,海外各大媒體都在議論當下網紅郭文貴,郭文貴是誰?何許人也?成了很多人想要一窺究竟的話題。和很多人一樣,筆者曾經對郭文貴的認知一直是停留在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紅頂商人、政治人物,出於各種目地他想要在海外爆料,影響中共政局,如同一些媒體指出他是一個“權力的獵手”,雖然郭文貴在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說自己是一個“權力的獵物”、“一個草根兒”,而更多的人依然相信他的背景沒那麼簡單,或許要為中共的某一派在政治角逐的角力中在海外放風和站台。近來,由於他接連高調爆料,此刻的他深處當下複雜的政治關係中心,自然也成了一個有影響力的檯面人物。因而,他的一言一行都會引起各方關注且對中國時局造成一定的影響。

郭文貴在海外媒體的第一次直播爆料中曾表示:自己是為了“保命、保錢、報仇”!然而,就在郭文貴的爆料受到越來越多人關注之後,事情有了新的變化。在海外媒體直播爆料的第二集中,他直接提到了當今中國最敏感的話題——“活摘器官”,由於當時的語境沒有完全處理好,容易出現誤解,所以後來他又連夜在Twitter上向法輪功學員道歉,並迅速接受了大紀元新唐人媒體的專訪,專門針對活摘器官講了將近十分鐘,這是任何一個處於政治風口浪尖上的中心人物、一個網紅從沒有做過的事,而這件事情的意義恐怕他自己現在也並不能完全知曉。他的這一舉動讓很多人頗感意外的同時,也使得這一事件打破了很多人對郭文貴持有的負面印象。今天,筆者就針對這些話題來簡單的談一談自己的一家之言。

一、“法輪功問題”是道義良知的重要試金石

郭文貴在三月中旬前後,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表示說:“我一直以為,法輪功在講國內活摘器官不真實,或者說是過於誇張。因為我也沒有經歷過。但是李友的事情曝光以後,我經歷以後呢,讓我很驚訝。就是他們告訴我,李友選擇了幾十個肝,選了幾十個,這麼優秀的肝,而且很多人,真的是選的是法輪功學員,有關係的。……這讓我很驚訝。法輪功說活摘器官,原來真的發生了,原來還真的有,而且爆料、幫我通報情況的人,這個人的家人就是干公安的”……

隨後幾天的2017年3月20日,海外媒體又刊登了題為《郭文貴贊法輪功非常之棒 揭活摘受極大壓力》的文章和音頻,進一步闡明了郭文貴對法輪功的正面態度。郭文貴說:“我希望法輪功呢,真的是會發揚光大,在中華民族走向最關鍵的時刻發揮積極的作用。然後,我希望你們能成功。我如果有機會能為你們做甚麼事情,我也非常願意做。我也深信法輪功會在未來,不會很長時間,對這個國家、這個世界有更大貢獻的。”他也稱讚煉法輪功的人非常善良,真的做到了“真、善、忍”、“非常之棒的”。

與此同時,郭文貴也表示自己因為披露李友選擇換肝移植對象的經過、佐證法輪功學員揭露中共活摘器官是真的,受到國內極大的壓力。好在郭文貴人在海外,身邊又有好幾個保鏢保護,中共想進一步接近他迫害他有一定阻力,可是隔空交戰(電話、微信、郵件、遊說、社交媒體等形式)的壓力對他來說都是大大的!可見中共有多麼猖狂邪惡,正是因為他對“活摘器官”這一點了中共“死穴”的爆料,觸動了中共的底線,因而感到了壓力,身在海外的他尚且如此,而更多身在中國大陸的同胞想要檢舉揭發中共惡行就要承受更多的壓力,不僅需要勇氣,更要冒着生死。

或許有人會認為,郭文貴在這個時候說法輪功好,是為了利益的需要、為了拉攏人心,筆者也不否認或許有這樣的因素,但是現實是“法輪功問題”在當下成了很多人心中的一個禁區,沒有多少人敢觸碰它,無論是個人還是媒體,因為這個事情太嚴肅了,涉及到一個人的良知道德、做人的基本價值觀,最重要的是涉及到中共鎮壓和迫害的問題、是和中共叫板的問題!看看現在有幾個中國人敢於在公開場合說一句支持法輪功的表態?幾乎沒有人敢這麼說,為甚麼?因為恐懼!不光是中國人,很多西方人、西方媒體都不敢觸碰法輪功問題,之前我曾撰文提到曾經的中國駐華大使駱家輝,他敢談人權,可是當記者反覆問詢“法輪功”相關內容時,他“法輪功”三個字隻字不提,這就很說明問題。

可是這一次,郭文貴說了,而且表達的非常到位,直接點名讚賞法輪功,甚至願意為法輪功做點事,這樣對法輪功明確、正面、還想要有行動(已經有了行動,揭露活摘就是一個行動。)的表態太少見了,實屬難得,這就絕非一般勇夫之所言。

一位姓王的朋友在Facebook上也討論的很熱烈:“郭先生對活摘器官的舉證,相比揭發貪腐和酷刑,意義更重大,性質完全不同。貪腐是社會制度問題;但活摘器官,是反人性反人類問題,乃人類罪惡的最高級別,沒有之上。”這番話得到了很多人的響應。

這也讓我想到自己曾看過加拿大導演李雲翔用八年的時間取證、拍攝的一部獲得美國最高廣播電視殊榮“皮博迪大獎的紀錄片《活摘》。我記得導演李雲翔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曾表示:自己的主要任務就是尋找前往中國做器官移植的病人。不過就連李雲翔自己也沒有料到,這場調查會持續八年。李雲翔說:“起初我們在美國和加拿大大量尋找前往中國做器官移植的病人,想了解他們的親身經歷,但是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他們都不願意出鏡來講述自己的經歷,這就給調查造成了難度。”直到多年之後,調查員在台灣找到了三位願意站出來講述自己親身經歷的人。他們的證詞被放入影片,讓觀眾聽到這些病人到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的親身經歷。

由此可見,如此大規模發生在中國大陸的這個驚天大事件,多少參與過活摘器官的醫生護士、多少被換了器官的病人家屬、多少製造活摘器官的公檢法系統的工作人員,全都沉默了,如此重大的罪行被掩蓋了,製造罪惡者是邪惡的,而比邪惡更遭人唾棄的是世人的麻木和冷漠。人們的沉默就等於認同了這樣的政治運作,沉默中人們習慣了、配合了、也等於承認並間接參與了這個政治機器對善良人的傷害。

筆者曾在海外接觸過國內非常知名的大導演、一線演員、歌唱家、主持人、也不乏活摘器官的主刀醫生院長,然而當他們面對法輪功問題的時候,無不噤若寒蟬。我是來旅遊的,你別和我說這個;我是來拍戲的,你找別人去;有的默不作聲迅速離開;態度好一點的就是笑笑就走開了,有的想拿一個翻牆軟件看看,卻被助手或保安阻擋。可見,在中國這些所謂的“精英階層”面對法輪功真相時的恐懼。

眾所周知,中共從1999年7月20日起發動了對善良的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這場迫害一直持續了十八年,到今天仍然沒有停止,因而也使得“法輪功問題”成為每個個體、媒體的一塊良知道德的試金石。我相信郭文貴先生敢於在此時講出這些話,將為自己增添更多的籌碼。無論接下來的爆料如何,他對“活摘器官”的爆料會成為他為這個世界做的一件大善之舉,他對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的尊敬態度更會為他自己贏得更多的尊重。

二、對“法輪功”的報道態度在檢驗着媒體的道德尺標

我很納悶,除了大紀元、新唐人等媒體在第一時間報道了郭文貴活摘器官的爆料后,很多海外中文媒體卻失聲了,與之前對郭文貴的爆料的快速追蹤報道呈現出完全相反的對待。這其實反映了很多問題。

今天,媒體的不作為就是最直接的墮落表現,關注民生本應是媒體和媒體人應盡的職責所在,遵循真實與真相更是媒體人應該秉持的職業操守,一些媒體在法輪功問題上失聲沉默或負面報道的這個過程隨着法輪功被中共持續抹黑的十八年而延續着,很多媒體人即便了解法輪功是正的是好的,也沒有表現出一種明確的支持。

一個媒體的正與不正、特別是在“法輪功”這個重大問題上是否敢講真相,還真的是一個人們值得關注的問題。也許有人認為法輪功的問題太大,怕報道不好得罪中共,那這樣的媒體還能算是獨立媒體嗎?還會有公信力可言嗎?是客觀真實的媒體嗎?是能夠真正為民眾發聲的媒體嗎?

其實,就連美國的川普總統上任后也遭遇了同樣的媒體對待以及那些各種對他攻擊的虛假新聞。不難發現,如果一個媒體失去客觀真實性,那和真相被掩蓋一樣,同樣會誤國害人,而且害的還不只是一個人,而是國民、是世界。

歷史的天空常常布滿疑雲,就是因為很多事情雖然我們知道真相,但是卻由於各種政治角力也好、外在的環境壓力也好,我們的普通民眾看不到真相,或者自認為看到假象是真相。當媒體也不再談論它的時候,那些真實的歷史就這樣隨着時間的流逝而漸漸的淡去。就好象近來被熱炒的“聶樹斌事件”如果沒有真相、沒有真兇的爆料、沒有人提起、沒有媒體的持續跟蹤引發社會關注。那麼“聶樹斌案”這個早在1995年就已被判處有罪、執行死刑的大冤案,就絕不會有今天還會被翻案改判無罪的可能!

保持對一個事件的持續觀望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一種獲得事實真相的前提!個體是如此,媒體更是如此。小到一個人、大到一個媒體、一個國家對某一個重大事件置之不理可不是一件小事,這和見死不救沒有甚麼區別,曾經猶太人遭到屠殺的例子就給了當今媒體人一個最好的警示。

1942年,波蘭信使卡爾斯基潛入納粹集中營了解到大屠殺后,向西方自由國家揭露真相,然而他披露的屠殺真相太過滅絕人性,以至於當時的世界拒絕相信。西方政要及很多媒體均無動於衷,使得數百萬猶太人繼續被屠殺。

幾十年過去了,人們了解了納粹黨徒的邪惡;而中共的活摘大屠殺卻依然發生,自1949年篡政以來,中共一直在利用各種手段及政治運動欺騙和傷害着善良的中國人,所以,在今天中共政權搖搖欲墜之時,我們不要再固步自封、進行自我審查了,這樣只會讓“鉗制言論”得逞、讓真相見不到光明、讓民眾感到失望和恐懼。了解真相的媒體人,希望你們也不要因為自身利益而成為為中共背書的邪惡幫凶。因而,對“法輪功”的報道態度,也在檢驗着媒體和媒體人的正義尺標!

三、郭文貴的思想轉變表明傳播“法輪功真相”的意義重大

從“郭文貴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爆料、以及接受大紀元新唐人採訪中談及對法輪功的支持,不難發現一件事:人在接受了真實資訊後會發生根本性的轉變的,一個長期接受國內媒體宣傳的人,如果他沒有機會來到海外,沒有看過海外媒體,不會翻牆,周圍又沒有一個了解法輪功真相的環境的話,他真的是不容易明白真相的。即使是像郭文貴這樣有錢能夠出國的商人,他所接受到的信息都是中共一手導演的,他自己也表示並不清楚法輪功為甚麼被中共迫害,甚至曾經也不相信法輪功說活摘器官是真的。郭文貴還曾表示自己過去老看海外媒體,認為法輪功學員辦的媒體報道活摘器官是胡鬧、造謠,但是呢,我最近有個思考……但是他一轉,說最近有個思考,他談自己第一次被採訪以後,海外中文媒體的反應,大家都不報導他說了甚麼,而且也有人說他胡說八道。通過這個他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他開始意識到也許法輪功學員說的都是真相,而且從李友換肝的事情上來說,他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筆者看了郭文貴的兩次直播爆料和關於活摘及法輪功的態度,覺的郭文貴是有一個比較大的轉變的,至少和之前他給大家留下的印象是有出入的。如果今天他不去看法輪功學員創立的真相媒體、不接觸很多了解真相的正義人士、網絡上又充斥了大量的對法輪功的造謠污衊的情況下,他也仍然不能完全了解和相信法輪功學員講的是真相。而他在有了這些真相的基礎上、又面對自己經歷相同境遇的問題,他開始了反思。

其實很多中國人了解真相併不是說一下子你說甚麼,他就相信甚麼,他在中共每天的宣傳洗腦里,他能相信你說的話的那個底線是很低的,但是當有一天,他總是接觸這樣的環境,周圍有了解真相的人,或者出國旅遊又遇到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時候,他那個明白真相的幾率就大增。這個和法輪功學員持續講真相以及利用各種形式講真相是分不開的。

所以我們會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聽信了中共的宣傳,一開始瞧不起法輪功,覺的法輪功不好,又是所謂的“自焚”啊、反黨反政府啊之類的。可是當別人講了中共的邪惡本質、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后,他一次不信,兩次不信,三次又有人給他講,他發現,怎麼那麼多人都在煉法輪功,怎麼那麼多人都這麼說的時候,加上他看到自己周圍領導的腐敗、這個社會的黑暗、然後他可能又想起,我的某個朋友也是法輪功,我的某個同事也煉、他是好人啊、他也沒去自焚哪;這些都勾起他對法輪功學員講述的真相的拼湊, 然後,你會發現他漸漸的開始相信了。甚至筆者就遇到不少人表示自己以前一直不信,現在相信了,法輪大法好!在接觸中國人的時候,我們確實看到很多人是這樣子了解真相的。

真相併不是一說就馬上會顯出奇效,因為中國人中毒很深,在一個失去真相的環境里,人要想獲得真知,的確很難,有各種原因在障礙着人們聽真相。可是真相就是那麼重要,沒有了真相,人心會無善念,這個世界也將戰亂頻仍、動蕩不安。法輪大法在洪傳世界,了解真相就會讓自己離真理更近一步。“真相”和“真理”只差一字,沒有真相人又如何獲得真理呢?或許有一天,人們會發現,這其中雖然僅一字之差,但錯過了真相,可能就是一輩子的遺憾了……

所以說,這被迫害的十八年裡,法輪功學員們傳播真相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真相會促使人心的蛻變,善良的本性會被激發,從而帶來明智之舉。“郭文貴爆料”的前前後後,不由得讓人對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肅然起敬。此次的“郭文貴事件”也讓我們看到,一個從不相信法輪功學員所指出的活摘器官的罪惡,再到相信活摘器官並站出來指證活摘器官真實性的一次良知覺醒和正義轉型!事實上,郭文貴先生所講述的內容直接印證了法輪功學員在持續十八年的抗暴中,利用媒體、走街串巷、播放語音真相等各種各樣企圖還原法輪功真相所作的努力!正是這樣一群默默無聞的法輪功學員的持續努力,正在讓整個時代、整個世界發生不可逆轉的巨變,或許也將會迎來一場新紀元的改天換地!

四、歷史蘊含重大天機  匯入正義之流當趁早

縱觀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正是由於法輪功學員持續十八年的反抗中共迫害中,才有了今天《九評共產黨》多米諾骨牌式的廣泛傳播;聲勢浩大的訴江大潮中幾百萬民眾的親筆簽字;中國兩億六千萬善良民眾的三退聲明!而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這些都是真實的歷史!是由一個個“小人物”而被改寫的大歷史!這些歷史雖然長短不一,卻都可歌可泣。可見,抓住機遇,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劇中的主人公!這一次,郭文貴也抓住了這樣的機遇。無論他之前以何種方式吸引媒體的關注,去揭露中共高層貪腐都沒有揭露“活摘器官”的罪惡來的重要!

如果說2012年2月6日,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喬裝出逃到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開啟了中共倒台這部歷史大戲的序幕的話,那麼今天,郭文貴在海外的爆料、對活摘器官真實性的間接證實、對法輪功表明自己的支持立場和態度,就是直接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成為更加確鑿寫實的一筆,會被歷史所記載。王立軍闖領館失敗了,如果2012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遞交活摘資料確有此事的話,那麼今天郭文貴就是直截了當的做了2012年王立軍想做卻沒能做成的事。

毫無疑問,我們所處的是一個亂世,是亂世就有讓人無法看透之處,藏龍卧虎、魚龍混雜之輩都有,可是“亂世出英雄”、“識時務者為俊傑”不也是另一種可能嗎?筆者非常理解很多人看不清郭文貴,他不僅僅是一個富商,因為就連他的公司“政泉控股”都是“政權控股”的諧音!能夠控制政權的人,不可謂沒有背景!而就連他自己也承認認識很多大領導、老領導!他的“盤古”就是中共權力頂峰人的聚集地。所以,郭文貴的背景實在過於複雜,水也並不淺,但與此同時,他又能爆料出他人不敢為止不敢觸碰的東西,力度之大、敏感度之高、事件發展之快速,也確實不同凡響,超越了很多人的既定視野!其實很多人並不知道,中共貪腐的背後,最深層的核心就是“法輪功問題”,誰先搶先正面拋出受迫害的法輪功問題,誰就會先發制人,佔據輿論話語權!更令人關注的是,郭文貴在海外的持續爆料,與中共前衛生部長黃傑夫最近持續漂白活摘罪行的犯罪活動呈對立態勢;選擇在中共兩會期間爆料也顯得非比尋常,這背後或許有政治角逐,亦或許郭文貴其人出現的本身就是蘊含了幾分天意?無論如何,郭文貴未來幾期的爆料會在一段時間內都將是熱點新聞,還是值得關注的。

在川普勝選后,曾有媒體指出:“不指望川普是道德完人,他可能確實有很多缺點,但歷史巨輪將推動世界形勢往前發展,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同樣地,我們依然不指望郭文貴是道德完人,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呢?“知恥而後勇”常令賢者所樂見。任何一個人,無論在過去做過甚麼,在一些能夠左右歷史的大事件當中,能夠勇敢地選擇正義與良知,都是一個人最重大的選擇,這樣的機會並不多!無論一個人有甚麼樣的過去都已經過去了,在當下看清中共的邪惡,擺脫中共的糾纏與束縛,才是最重要的!

郭文貴對”活摘”的爆料,無論其是否有背後高層博弈的因素,都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活摘器官這是一種國家系統性犯罪,郭文貴在此時敢於揭露這個國際間很多政府都噤聲或漠視不管的重大罪行,已經超越了一般的爆料的意義!通過郭文貴的講述,民眾能夠更多一分的了解法輪功學員說的活摘器官的證據和真實性!這個世界需要真相,更需要敢於揭露真相的人!從這個角度,筆者欽佩郭文貴先生的勇氣!

我們也不禁感嘆:如果敢於爆料的知情人再多一些該有多好!這場血腥的迫害是不是就會更早一天停止?中國民眾就會更早的了解真相?法輪功學員是不是就可以減少受迫害的程度?正義是不是就會更早的得到聲張?冤有頭,債有主,歷史一定會再回來清算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其實,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一直在致力於追查中共對法輪功犯下的暴行。郭文貴爆料的“活摘器官”事件,無疑為那些掌握中共黑幕的爆料人、檢舉人、公安系統內部知情人士、為體制內的官員們提供了一種示範效應。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歷史的發展給我們帶來了媒體、也給我們送來了真相,就看我們相信哪個、選擇哪個!一個人會認同甚麼、選擇甚麼,一定和此人的道德基準,內心善惡息息相關。歷史上的賢者聞過則喜、見賢思齊、力行近仁,知恥后勇;歷史上的惡者指鹿為馬、落井下石、嫉賢妒能、忠奸不分。能夠抓住歷史機遇、作出清醒的抉擇是明智之舉,即使一個曾經做過錯事的人有心向善,也一定會有一線機遇助其早日匯入正義之流、同樣會擁有光明的前程。抱有一顆寬容的心又不對他人輕言放棄,則是賢者的品格。

偉大的編劇往往從宏觀上給出了劇目人物的故事主線,刻畫並交代齣劇中人物的性格特點,最大限度的影響主人公的情節發展,卻不能代替劇中人物的臨場發揮和實際表現!這就是歷史給我們的機遇!歷史的進程或許冥冥之中就蘊含著人的某種重大選擇!

自2004年11月《九評共產黨》問世以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意識到中共在政治、經濟、文化、醫療、信仰、外交等一切領域都充斥着對中國人的傷害和自由精神的扼殺,揭露中共統治的黑暗與荒謬、還原歷史真相,已經是迫在眉睫、更是中華兒女首當其衝的重任。因此,在今天這個特殊的世間大戲中,讓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寫下一個個輝煌的篇章,留給歷史一本本震撼時代的傳奇!

中共解體在即,必遭天命誅之。希望世人都能從根本上看清中共,而正在轟轟烈烈上演的“三退大潮”(退黨、退團、退隊),正應其時也,還沒有退黨、退團、退隊的朋友們,一定要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歷史機遇,早日三退……

大紀元退黨網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成文於2017年3月20日  田園居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