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正述-夏之十二:大禹五音聽治

【正見新聞網2017年03月23日】
作者名: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夏朝:大禹時代之十一

五音聽治

大禹治水十三年,率領伯益、后稷、棄等人走遍九州,和夷夏各部落並肩開墾山林、疏通水道。大禹身先士卒,親自拿着鋤頭尺規,肩上掛着繩索,在眾人前面深入最危險的地方。繼承帝位后,帝禹開通自己和百姓之間的渠道,以傾聽眾人的心聲,化解天下疾苦。

作為夏朝的開創者,大禹為天下蒼生奔走,為後世君主立下典範。“禹重用好人,不夠好的人則被疏遠。”

大禹一心為民,有一個流傳久遠的故事。“禹出見罪人,下車問而泣之,左右曰:‘夫罪人不順道,故使然焉,君王何為痛之至於此也?’禹曰:‘堯舜之人,皆以堯舜之心為心;今寡人為君也,百姓各自以其心為心,是以痛之。’”書曰:“百姓有罪,在予一人。”

此外,帝禹繼承了堯帝在庭外設鐘鼓樂器讓百姓前來申冤的做法,且在原有的基礎上,把申冤叩擊的樂器種類擴充得更加完備。

《淮南子‧汜論訓》中記載大禹在庭院中懸挂鍾、鼓、磬、鐸,歡迎眾民來向他進諫。“禹之時,以五音來聽治,他在庭中懸挂鍾、鼓、磬、鐸,置鞀(類似今天的撥浪鼓),以待四方之士。‘能教我以道的人擊鼓,能諭我以義的人擊鐘,能告我以事的人振鐸,能語我以憂的人擊磬,有獄訟的人搖鞀。’”

這五個樂器引來了眾多的百姓前來諫言或申訴。禹在庭院中懸挂鐘鼓,吃一頓飯的功夫要起身多次,洗澡也要中斷多次去接待來投訴的眾民或處理事情。“昔者禹一沐而三捉髮,一食而三起,以禮有道之士,通乎己之不足也。通乎己之不足,則不與物爭矣。”為後世稱頌的“周公吐哺”的德行,正是帝禹大德的影響及於後世的明證。

這上古最早的投訴申冤機制已十分成熟。院中掛着的鐘、鼓、磬、鐸琳琅滿目,加上類似撥浪鼓的鞀,一個個或鏗鏘,或咚咚,或沉沉的在庭院中向起來時,帝禹便不顧自身清靜休息,隨時在鐘鼓響起時起身來到門外傾聽人們的心意。如此的無私無我,也唯有十三年奮不顧身、平息了洪水的大禹能這樣做。

由於帝禹一心在治國上,生活十分簡樸,對於後世影響甚大的酒,他一開始就敬而遠之。“儀狄作酒而美,進之禹,禹飲而甘之,曰:‘後世必有以酒亡其國者。’”另一種說法更能展現帝禹的自律:“古者儀狄作酒醪,禹嘗之而美,遂疏儀狄。”遠離美酒,在這一點上大禹和許多後世的君王有極大的不同。

另外在文明的開創上,帝禹也有不少建樹。帝禹以歷山的金來鑄金幣,是可見文獻上記載的最早的造幣記錄。當時的金就是指青銅,所謂的金幣就是青銅幣。

另外,相傳大禹發明了伺風鳥,就是用來測定風向的長竿,竿頭為鳥形,伺風鳥即相竿也。“伺風鳥,夏禹所作也,禁中置之,以為恆式。”

大禹治水時有一個重要的發明,就是奚仲發明了馬車,用來運送治水工程不可少的木石。“初黃帝作車,少昊加牛,奚仲加馬。乃命仲為車正,建綏旆以別尊卑等級。”奚仲發明了馬車后,大禹加以改良。大禹“以韋緣輪著之以絮也”,也就是拿皮革和絲綿裹在車輪外緣,以保護車輪。

大禹即位后,把馬車的等級建立起來,析羽為旌,熊虎為旗。夏朝的百官貴族,來自各方國的諸侯乘着不同等級的馬車疾駛在路上,車上飄揚著代表尊卑級別的旗幟。華夏民族的第一個朝代出現了車馬絡繹、旌旗飄揚、井然有序而又文采斐然的人文風景。

帝禹接續舜帝巡視天下的傳統,每年巡視天下。一回,在南巡途中,帝禹浩蕩的船隊下江而去,大江里,有幾條碩大的魚龍隨御船隊在河心上下泅游翻騰,鼓起巨浪,一忽兒魚龍潛到御船下,鉤起大尾巴猛擊船身,頂起御船的龍骨左右掀搖,御船在大浪中上下翻騰搖擺,船上的人都顫抖地發出嘎嘎聲,帝禹卻泰然自若地說:“我受命於天,竭盡全力以養活眾民。生死都是人的天定,又有甚麼好怕一條魚龍的?”

那條魚龍像是聽懂了他的話似的,垂下耳朵,長尾巴左右搖擺,遠遊而去。大禹通達於生死之分,勇氣見識過人,他成就治水的事業,建立了強大的夏王國,絕非偶然。

參考文獻:
1. 《春秋左傳正義》
2. 《毛詩正義》
3. 《淮南子》
4. 《呂氏春秋》
5. 《漢書》
6. 《說苑》
7. 《說文解字》
8. 《戰國策》
9. 《管子》
10. 《中華古今注》
11. 《綱鋻易知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