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明是否已掌握熔化石頭的技術

【正見新聞網2017年03月18日】

古人也許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更聰明

數千年前的古文明是否掌握有現在已失傳的熔化石頭技術?無數研究學者認為:有!

秘魯的薩克塞華曼城(Sacsayhuaman)仍是個未解之謎,研究者仍不明白古人如何開採、運輸、放置這些巨石。

世界各地的無數巨石遺址是否有可能是由現代已失傳的技術所建造?也許,很久很久以前,南美洲、亞洲、埃及和其他古文明擁有一種古老的方法,使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運輸、切割、磨塑巨石。

研究者仍不明白古人如何開採、運輸、放置這些巨石。

世界各地有無數不明的建築,舉幾個最值得注意的為例:英國巨石陣、埃及的吉薩金字塔、玻利維亞的普瑪之門(Puma Punku)、秘魯的Ollantaytambo小鎮和薩克塞華曼城。在這些地方,古人類近乎完美地規畫、安放了成堆重達百噸的石頭。

這些奇異的石頭太重了,所以現在的機械很難去移動,還把它們擺到定位。

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問:是否秘魯和玻利維亞的古文明有種技術能磨塑、熔化石頭?如此,他們才有能力塑型、架構出這些巨大結構體而不必藉助於現代機械。
 

 

 

許多學者,像Jan Peter de Jong、Christopher Jordan和歷史學家Jesus Gamarra認為,一些在秘魯庫斯科城(Cuzco)的花崗岩牆是鐵證:古文明會用極高溫加熱不同的石頭。這個“不明”程序能玻化石塊表面,將之轉化成玻質、光滑的巨大結構體。

基於這些花崗岩牆和其他觀察結果,Jong、Jordan和Gamarra得出結論:古人有一種先進裝置,可以熔化石塊,並放到已經就定位的多邊形硬石旁,拼裝,冷卻。形成到今天還無法合理解釋的超難謎題。

最終產出(完美成型的石頭)以近乎完美的方式固結在其他石頭上,這些巨石看來像被就地熔化的樣子。一旦固定,這些石頭擺放得如此精確,以至於石縫間連一張紙都插不進去。

以近乎完美的方式固結在其他石頭上,這些巨石看來像被就地熔化的樣子。

 

這一切都是在數千年前完成的。

然而,像Jong、Jordan這類的研究者相信,不僅秘魯和玻利維亞一帶的古文明掌握有熔化石頭的技術,在全球各地都能找到類似技術的證據。

如果古人確實有把石頭弄軟的能力,無數的古代結構是怎麼回事就有解了。不只是前印加(譯按:原文應為pre-Inca之誤)與印加文化,連中南美洲的瑪雅、阿茲特克和奧梅克(Olmecs)文化也一樣可以理解。

要反駁古人有熔化石頭的精巧工具的這個理論之前,想想美洲許多帶着不可思議奇怪印記的古老文化遺迹,如果能在表面還“軟”的時候加工,就可以解釋這些印記是怎麼做出來的了。

許多帶着不可思議奇怪印記的古老文化遺迹。

此處討論的石頭,有的真是巨大,幾乎不可能使用當今的技術來操縱擺放。

此外,重要的是,許多古印加遺址的石頭和牆壁在可見的表面上有12~13個完美的角度。這些已現在外表和藏在不可見之處的角度,重新定義了完美。

更佳證據是:即使用當今最先進的科技,工程師和建築師也無法複製出薩克塞華曼城那樣的石牆。

在全球各地都能找到類似技術的證據。

在【佛西的探險】一書中,主角PH佛西上校講了個故事,描述如何弄軟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石頭。

秘魯和玻利維亞一帶的山間遍布一種像魚狗的小鳥,把巢做在凌河石崖上形狀俐落的圓孔中。這些洞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但通常碰不到。奇怪的是,有這種鳥的地方才找得到這種洞。我一度驚奇地發現,小鳥幸運地找到了便於安身的巢穴,穴道端正得像是用鑽子鑽出來似的。

“洞是他們自己做的。”這話是個在森林裡度過了四分之一世紀的人說的:“我看過他們怎麼做的,很多次。我看過,我是看過,看到這種鳥在喙上銜了某些種類的葉子飛到峭壁上,像啄木鳥啄樹一樣地敲擊岩石,繼而用葉子在表面上畫圈摩擦。然後,飛走,叼回來更多的葉子,繼續打磨。重複三四次,它們丟掉葉子,用尖銳的喙啄那個位置,然後—這就是奇妙的地方了—它們很快就在石頭上鑿出一個圓坑。接着,重複用葉子打磨然後啄擊的這個動作。要花上幾天的功夫,才能鑽出夠深的洞穴來安置它們的巢。我爬上去看過,相信我,人類也鑽不出更精巧的洞了!”

現在越來越多的巨石遺址被發現,世界各地在遠古時期都採用同樣的技術創造出我們難以想象的這些文明,可我們還是不知道這些文明是怎麼消失的.

墨西哥發現的ANKH十字架.jpg
在墨西哥發現的安卡(ANKH)十字架,上部為一圓環的十字形飾物, 與埃及完全一樣,這兩個文明之間究竟又有甚麼樣的聯繫,還要繼續去探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