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棄共產暴政 回歸傳統文明

【正見新聞網2017年03月15日】
作者名: 
史思

百年嗜殺神怒人怨

近代西方

茫茫宇宙中,生命無量無計。現代科學界也不得不承認,人類並非宇宙中唯一之生命,也在着力探索,發現其它生命。有名如牛頓、愛因斯坦等大科學家,窮其畢生,引領科學潮流,亦驚嘆宇宙萬物如此運行、安排,非萬能之神造化,絕無可能。

自古以來,世界上各族裔之人皆信奉神靈,畢恭畢敬,謹守為人之道,消災減業,以期得到福報,免受地獄之苦。唯至近代,無神論、進化論、實證科學及共產邪惡理論及實踐讓人們遠離神祉,甘認猴子為人類祖先,無前生、無來世、無因果報應、無神無佛,只管盡情享受。許多人為己為私,肆無忌憚、胡作非為、巧取豪奪、業上加業、罪上加罪。

放眼歐洲,四千五百年前的滔天洪水,毀滅了史前歐洲文明。兩千多年前,中國處於春秋末年,群雄並起、百家爭鳴,湧現出老子、孔子,及道、儒傳世同時,在歐洲,古希臘文明興起。先知蘇格拉底開創了古希臘文明。古希臘文明對其後羅馬帝國有着重大影響。雄主凱撒大帝征服地中海及歐洲大陸時,又將古希臘文明帶到環地中海及歐洲許多地區,為整個西方文明打下基礎。

蘇格拉底開創古希臘文明,凱撒大帝文治武功整個這一段歷史儼然好似中華道、儒傳世,樹立對神之正信;秦皇漢武發揚、光大、保護神傳文化之翻版。作為全球整台歷史大戲之備份角色,其備份作用完成,也就成為歷史。大戲五千載,中原是舞台!

隨後,歐洲思想、哲學及文化有着千餘年空檔,直到十三世紀初世界君王成吉思汗黃金家族之大軍衝破了歐洲文藝復興黎明前黑暗,為歐洲思想、文藝復興起了催生、啟明作用。隨後,歐洲開啟其近代篇章。

十三世紀乃是大蒙古時代。西方至其時,文化衰退、道德下滑,百年爭戰不止。踏遍歐亞之世界帝王成吉思汗應運而生,以天之驕子不可思議之偉大輝煌,奠基、開創全球經濟、政治格局,以萬鈞之力重塑西方思想觀。此後之西方,不再是古希臘、古羅馬社會,而是充滿了對東方之敬畏、嚮往,浸潤了中華神傳文化精髓之社會。西方文藝復興奠基於此時。

東方成吉思汗大軍引進到西方之印刷術、火藥、指南針等大大推動了西方文明,而印刷術之推廣亦使得更多人能夠接觸到各種書籍,特別是聖經。1295年威尼斯商人馬可波羅出版之《東方見聞錄》,由此引發了歐洲人對高度文明,富饒的東方世界之強烈探索慾望,最終開闊歐洲人視野,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導致了歐洲文學藝術飛速發展。

文藝復興

十五世紀中期,隨着拜占庭帝國瓦解,大批希臘語學者因而被迫流亡意大利乃至更遠之處,同時也將古希臘思想、文化帶到了西歐:其中一部分已在西方失傳了數百年之久。這是自古典時代後期以來,第一次將希臘語文化從整體上引入西歐。使希臘之文學、歷史、演講和神學資料重新進入西歐,文藝復興步伐加快。

文藝復興對近代早期歐洲造成深遠影響。從意大利起,至歐洲各國,其影響遍及文學、哲學、藝術、政治、宗教等各個方面。當時亦是基督教全盛時期,即是西方人在道德最好之時,最相信神之時期。人類社會道德高尚,神給人展現之宇宙真相也就多。文藝復興時期眾多偉大作品都是為宗教而作,而且許多藝術作品得到了教會贊助。

始有繪畫、雕塑之驚艷,古典交響樂之異彩,巴蕾舞之輝煌。結合東方儒、釋、道修煉文化,思想、哲學、技術、信仰空前活躍,一派復興氣象,西方之文化藝術從此有了一個巨大飛躍。

宇宙中有正就有邪,有善就有惡,有神就有鬼,有佛就有魔,相生相剋之理使然。文藝復興亦必有負面干擾與破壞。遂有所謂現代派、印象派、進化論、無神論、實證科學開始滲透、擾亂。其中早期出現的印象派與抽象派導致了後來所謂現代藝術、現代美術作品,其出現及發展毀掉了幾乎是全人類最頂峰、最完美之西方藝術。

隨着文藝復興,西方實證科學也隨着發展起來。實證科學提倡讓人們堅信自己的眼睛和頭腦,相信科學方法和科學實驗和經驗才是唯一可靠之知識來源。無法用科學實驗來驗證之事物、理論皆不科學,亦不能被接受。由此導致了從17世紀至今實證科學發展而至大有統治人類之結局。

世人迷茫

文藝復興時期,一些變異之文人,學士開始歌頌世俗而蔑視天堂,標榜理性以取代神啟,宣揚“人”是現世生活之創造者而否認神之安排,把人和神割裂開來。提倡個性自由解放而無須受神及道德約束。在此變異、敗壞思潮影響下,人類逐漸離神越來越遠而不知。

隨着實證科學之興起,加之所謂工業革命,開始讓人類看到在實證科學帶動下,現代科技給人類帶來之點滴表面好處。它提供給人安逸,和人一時舒服之假相,使人更加相信它。它迎合了人類懶惰、放縱、物慾、貪慾、私利等人性中醜惡之面。

實證科學上的所謂輝煌成就沖昏了一些人頭腦,更多人開始不再信神。對於宇宙及大自然一知半解的人開始妄自尊大。康德說:“給我物質,我就能用它造出一個宇宙來。”拉普拉斯對拿破崙說:“陛下,我不需要上帝這貨色。”尼采則宣布:“上帝已死”。而進化論則赤裸裸地更進一步把人推離了神。進化論讓人們相信人類來源於猴子,並非神造,從而徹底切斷人與造人之神之間的聯繫。

從此有神論與無神論之爭便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意識形態的衝突。過去都是宗教和宗教之間的衝突,你的神、我的神,現在是無神和有神。人是神造的,人不承認神,背叛了神,人類沒有比這個後果更嚴重的危險了!無神論罪大惡極之處就在於此,它把人神隔離而最後讓神拋棄以至毀掉人類。

西方表面上科學技術發展,人們生活得到改善,但道德、信仰卻在遠離神之大潮中不知不覺地往下滑,盛極而衰!當人們信仰科學,而不信仰神時,神越來越不管人,人也越來越不相信神,所以就越來越看不見神之啟示、神跡。此時的很多人信仰宗教也僅成為人類文明之舉動而已。

隨着實證科學進一步發展、滲透,西方人對實證科學之信仰開始超過了一切。同時被變異之文化藝術、思想潮流搞得本末倒置,精神末落。表面生活雖然繁榮繽紛,但思想空虛。自認為打破了上千年來神及宗教的禁慾,得以解放,可以為所欲為,無所顧忌,但換來的卻是人們心靈中神離開后而留下之空虛、迷茫。正像世界其它一些過早割斷人神聯繫的地區一樣,西方人們開始尋找新的信仰,開始胡亂信仰。此時,共產主義思潮,乘虛而入,宣揚唯物、科學、進化、巧取豪奪、暴力殺人、不信神、背離神,並描繪一幅人間天堂的假景,承諾會給全人類帶來幸福生活。人們被這種謊言帶動,似乎找到了一個新主義,並開始狂熱追求。

共產起家

共產主義產生於十九世紀四十年代。其創始者馬克思本人從信神開始,至後來背叛神,在大學時加入了JoannaSouthcott追隨者組織的撒旦教會,成為撒旦信徒,並自承與撒旦簽約。馬克思在其所寫的一首《演奏者》詩中寫道:

“啊!我將黑血之劍,
準確無誤地插入你的靈魂,
這是上帝不用不喜之術,
它從地獄的黑霧裡升騰入腦,
令頭腦痴迷,令心魔變;
我從撒旦手中將它換來!
它為我打着拍節,畫下印記,
我奏響渾厚、美妙的死亡進行曲。”

(原文英譯文TheFiddler/Nidler;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marx/1837-wil.htm#fiddler).

中古時代原始撒旦教派視撒旦為宇宙中神,代表黑暗。因其在天上嫉妒上帝而被上帝、正神打敗,墜入人間,繼續做壞事,並誓言報復上帝,毀掉人類。它就是在伊甸園中引誘夏娃吃下智慧之果的那條古蛇。在低層人類空間,就是聖經中提到的紅龍。在基督教和猶太教教義中,撒旦是與上帝為敵之魔王。馬克思創立共產主義開始就以欺騙起家。他知道有神,也有撒旦。但和撒旦簽約后,向正教宣戰,為撒旦代言“我要向上帝復仇”,“要將人類帶入地獄之中”。馬克思及其創立的共產主義從一開始就欺騙世人“從來就沒有造物主”,讓人類不信神、背離神,以不信神的借口來反對神,從而讓人類墮入地獄,最後被神所拋棄。這恰恰是撒旦要做的事情。其所創之共產主義實為引誘世人去實現撒旦理想,毀壞正教,毀滅人類的騙局。

共產主義視正統宗教“為麻痹人民的鴉片”。鼓吹無產階級是主體,用暴力砸爛舊世界,消滅私有產權。共產主義要人們不信神,不承認因果業報,號召窮人造反,消滅富人,通過殺富濟貧使社會均富。要建立一個所謂“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生產資料共有制,建立一種沒有階級制度、沒有國家和政府,社會生產力達到充分發展和極度發達之社會”,即所謂共產主義人間天堂。

這幅虛假欺騙的美麗圖畫確實吸引了很多無產者、無神論者及很多思想空虛、信奉進化論而尋找新理念、新思想、新信仰的人們。其與當時受實證科學影響,被實證科學一些所謂輝煌成就沖昏頭腦的知識分子們一拍即合,找到了在人間發展的基礎。

共產紅禍

十九世紀七十年代,流氓起家之巴黎公社第一次實踐了共產主義暴力奪取政權理論,被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及毛澤東等一再吹捧:“巴黎公社是世界上無產階級武裝暴力直接奪取城市政權的第一次嘗試。”巴黎公社的流氓無產者打砸搶燒,當面臨失敗時更下令縱火燒毀巴黎。當時被燒毀的建築,包括波旁王朝和第二帝國的王宮杜伊勒里宮和與其相連的盧浮宮(部分被毀)、法國參議院、內政部、財政部、司法部、王宮、巴黎市政廳、聖馬丁門歌劇院等無數輝煌建築,人類當時最輝煌的巴黎城被毀得面目全非。

這還不夠,馬克思總結巴黎公社經驗,認為巴黎公社的失敗就在於沒有用無產階級的暴力砸碎國家機器,“無產階級不能單純的掌握政權,而是通過暴力摧毀全部現存制度。”此既是後來被列寧、斯大林及毛澤東等奉為共產主義根本立場的無產階級專政學說。

共產主義從此更以暴力開道,1917年,列寧在俄國大開殺戒,武裝暴動,建立本次人類史上第一個共產政權──蘇維埃政權。至此共產紅禍從暴力理論上升至暴力實踐,進一步泛濫全球,經第二次世界大戰,更建立了共產陣營。中國共產政權也在1949年建立,使當時1/3世界人口生活在共產陣營國家中,共產紅禍喧囂一時。

暴力奪取政權后的共產主義政府繼續用暴力、嗜殺作為進行統治的常用手段。它們強迫統治下的人們把他們私有財產交出來,並且要他們放棄個人利益來服從國家及共產黨的需要,既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列寧如是說:“無產階級專政的權力是一種不受任何約束的權力,不受法律條文的約束,絕對不受任何規章制度的束縛,它完全是以暴力為基礎的。”

從蘇聯及其東歐附庸國,到亞洲中國、越南、柬埔寨、北朝鮮,以及古巴和其它一些國家,到處看到共產國家統治者任意屠殺自己治下的人民。這些共產政權描繪的並為之奮鬥的那個目標,即人人平等,消失殆盡,根本是欺人之談。

共產主義從理論到實踐,處處欺騙。其讓人們所為之奮鬥的另一個目標“廢除財產私有制,把生產資源收歸國有”,亦必不可免地使人們喪失自由,把人們變成共產極權獨裁統治者的奴隸。蘇聯、中共奪取政權后,無數人們喪失財產,淪為階下囚,任其宰割,上億人非正常死亡的事實足以揭穿這一欺騙謊言。

共產主義號稱必須在全世界消滅資本主義。《共產黨宣言》,提出“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後來情況如何呢?蘇聯附庸國總是不甘心老受蘇聯的控制,從南斯拉夫、匈牙利直到最後蘇共陣營徹底解體,從來就沒有把哪怕是共產陣營國家中的無產者聯合起來過!中國共產黨人原把蘇聯當做模範和老大哥,但掌握政權還不到十年,就和老大哥翻臉,其後邊境戰爭不斷。紅色高棉則走得更遠,它要完全自行其是,認為它那一套共產主義完全不同於俄國或中國的共產主義。喧囂一時的共產主義陣營,曾幾何時,到如今,孤影相吊,只剩下中國、北朝鮮、古巴。大勢已去,還騙得了幾個人?

為殺而殺

共產國家們為了實現共產主義這個烏托邦而進行的種種活動,代價十分慘重,造成了千百萬人的死亡。按人間常理,奪取了政權,本應對自己治下的人民慈善為懷。但撒旦魔鬼之本願乃是殺戮、毀滅。所以世界上共產國家都對自己治下的人民採取鎮壓、殘殺手段,為殺而殺。

根據《共產主義黑皮書》編者斯蒂芬·柯爾多瓦的估計,全世界因為共產主義而死亡的人數,在八千五百萬人至一億人之間,那比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加起來的總和還要多出一半。這還只是不完全統計。那些活下來的人,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共產主義國家為了要做到舉國一致,輿論一律,它們用高壓手段把那些不隨便附和的人予以放逐、囚禁,或剝奪其發言權,以至殘殺。而那些人,往往都是最聰明能幹、有遠見卓識的社會精英階層人士。

世界上第一個共產黨政權——蘇聯共產黨,在內部整肅的運動中,清洗黨內異己,同時鎮壓富農、鎮壓起義農民、罷工工人,實行宗教迫害。斯大林的“肅反”運動,整死了兩千多萬蘇聯人。

柬埔寨共產黨的紅色高棉政權,在1975年至1979年期間,在國內進行種族滅絕。據估計造成了150萬至300萬柬埔寨人的死亡。這一大屠殺結束后,在柬埔寨境內發現了超過兩萬個萬人坑,這些地方后被稱為“殺戮戰場”。因為參與大屠殺、犯下了反人類罪,柬共原副書記農謝和國家主席團原主席喬森潘被判處終身監禁。

朝鮮的金家共產王朝害死了百萬計的朝鮮人!新一代暴君的殘殺正在舉世矚目中進行,上至其左膀右臂肱骨之臣,下至脫北逃離暴政之民。

撒旦魔鬼在人間的總代表中共自從1949年執政開始60多年來,在非戰爭的“和平”時期,一次次的政治運動中,殘殺人民。鎮反、土改、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大躍進、大飢荒、反右傾、四清、文革、“八九六四”屠殺學生到迫害法輪功,從普通百姓到國家主席,有一半以上的中國人在這歷次運動中受到牽連、迫害。據不完全統計,被槍決、被打死、被整死、被餓死、被自殺、被失蹤,非正常死亡人數竟高達8千萬!這個數字,超過了世界各國兩次世界大戰中死亡人數的總和,也超過了中國的抗戰和內戰中的死亡人數總和。

以“文革”為例,1980年鄧小平對意大利女記者法拉奇說:“永遠也統計不了,因為死的原因各種各樣,中國又是那樣廣大,總之,人死了很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給出的文革數據則是:“420餘萬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000餘人死亡;13萬5000人被以反革命罪處決;武鬥死亡23萬7000人;703萬人傷殘;7萬1200餘家庭整個被毀”。1978年12月13日,葉劍英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說:文革期間,全國整了1億人,死了2000萬人,浪費了8000億人民幣。

如此眾多的無辜生命被殺害,馬克思及其後世共產主義追隨者們應當有足夠資本向其撒旦主子邀功。

破壞西方

共產撒旦並不止是屠殺自己統治下的人民,它的目地是毀掉人類。除在共產陣營內血腥殺戮統治下的人民外,共產撒旦也沒有放棄西方自由社會民眾。在世界大同的欺騙口號下,它們曾試圖把共產理念推向世界,號召”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世界大同一定能勝利”。但西方正教抵制撒旦邪惡,不允許它嗜殺西方民眾。特別是二戰之後,西方國家有力地阻止了它們的企圖,西方國家的共產黨從來沒有能成大氣候。

於是它們就改頭換面,繼續其狡詐、欺騙手法,背地裡幹壞事,使用各種手段來破壞西方世界。它們大搞思想、文化變異,讓人們脫離傳統,脫離正信。用高稅收伎倆,倡導殺富濟貧,同樣是用共產理念來擾亂西方系統。人吃苦的時候會消業,消去了業力來生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而人們今生的幸福或苦難皆來源於前生的行為和福分。當把別人的福分、幸福搶為己有時,就會使人們業上加業,罪上加罪。這會從根本上改變了神的安排,而達到讓業力積攢太大的人們無法還業,最終被神拋棄。放眼西方近代社會及國家體系,到處可見所謂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影響,高稅收幾乎風及整個西方世界。

共產主義暗流變異著西方現代文化和藝術,它利用民主社會信仰和言論自由,大舉滲透各個領域,在潛移默化中,令人們變亂倫常,毀棄道德。這些變異文化及現代實證科學造就出來的人無所顧忌的殺人、放火、做壞事。建立黑社會組織,吸毒、販毒、賣淫、隨心所為,為所欲為。因為人不相信神的時候,不相信有天懲、有報應時,甚麼壞事都敢幹。

近年來,中共更通過腐蝕利誘,拉攏西方政要商企,造成一些政府、團體和企業放棄普世原則,不顧道義,一味迎合中共利益。一些媒體也受其拉攏,違背良心。對邪惡之舉,視而不見,不敢報導;對傳統、正義之舉卻百般挑剔,玩弄所謂平衡術、媒體中立等,障礙世人,迷惑世人,掩蓋真相。

此外,中共不遺餘力地輸出共產意識形態,展開隱性文化入侵。輸出所謂孔子學院,以傳播中華傳統文化做幌子而進行其文化入侵的勾當,傳播黨文化,在西方進行洗腦,把黑手伸到很多西方國家。很多西方國家認出孔子學院之實質。自2013年以來,加拿大謝布魯克大學,法國里昂第二、第三大學、美國芝加哥大學、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以及德國的一些大學,都先後關閉或取消他們校園裡開辦的孔子學院。

回歸傳統順天應時

神傳文明

世人皆說“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其實,在歷史上歷來都是中國人的世紀,因為“大戲五千載,中原是舞台。”只是共產黨這一百多年的破壞安排,砍斷了此持續進程。

中華歷史瀚海中,潮起潮落。縱覽五千文明,神在處處安排,始有輝煌神傳文化。早期神人同在,堯、舜、禹三位聖王在世界性大洪水后,開創新紀元。經歷夏、商、周三代,隨着人們道德下滑,開始忘卻為人之本乃返仆歸真。至春秋,幸有老子下世傳道法,從而使世人聆聽正法,不致過早毀掉。西方亦然,有釋迦牟尼及耶穌下世傳法,以維持世人正念。

公元前221年,千古一帝秦始皇以風捲殘雲之勢掃六合一統天下,建立本次中華文明第一個大一統正統皇朝──大秦。大漢雄主漢武帝,繼秦始皇之威,開疆闊土,南征北戰,大漢雄風,席捲西域;完善大秦體制,更確立中華后兩千年思想體系,奠定該朝留予千秋萬代之“內道外儒”、“天人合一”漢文化本質,並傳播中華文化於域外。

大漢天朝,經三百餘年,迎來了中華史上著名之三國時代。此一時期,跨愈百年,由曹操、諸葛亮、周瑜、劉備及孫權五位中華千古英雄人物帶領眾生聯袂演繹、詮釋“義”之內涵,為後世留下刻骨銘心之千古傳奇。亦讓後世人通曉何為“義”。致使後世之人凡提及“義”字,馬上想起三國時代所演之“義”。

公元280年,三國歸晉,華夏暫為一統。但合分變易,眾多天國生命皆欲往中原大舞台演繹一番。故八王亂晉,五胡十六,宋齊梁陳,紛紛擾擾,戰亂再生。又三百年硝煙,六朝風華退逝。隋文帝楊堅於公元581年建立大隋天朝,始有隋唐風雲。

大唐太宗攜領臣民開創亘古未有、萬方承平之貞觀盛世。太宗在位二十三年中,國政清明、經濟繁榮、社會安定、武功興盛;儒、釋、道俱興;文化藝術、詩詞歌賦,璀璨輝煌,如日中天;巍巍大唐,盛況空前,萬國來朝,乃當時世界上最富強昌盛國家。太宗將中華五千年文明推至頂峰,使神傳文化光大至極。

大宋一朝,其偃武修文之國策,使經濟、商貿、文學、藝術長足發展,宋詞在中華文明史中,更堪稱一絕。但偃武使軍力不足,屢遭周邊國家、民族攪擾,戰事不斷,幸得楊家將、岳家軍,及其領軍英雄人物,楊六郎、岳飛等精忠報國,保得大宋四百年江山,演繹”忠”之內涵,千古流芳。

元太祖成吉思汗即大汗位至世祖忽必烈統一神州,先後不過七十年,除亞洲極北極南部外,全洲統為元有,歐洲東北亦為元所及,成為本次人類史中絕無僅有之世界帝國。元世祖忽必烈繼元太祖成吉思汗橫掃世界之雄風重回中原,崖山滅宋、臣高麗、鎮安南、統一神州。奮轉輪之威,合四洲為一。以漢人漢法治漢地,內修而外治,天下受其惠。

大明成祖朱棣,靖難起兵稱帝,收復安南、鞏固邊防、命人編修《永樂大典》,多次派鄭和下西洋,從海路打通世界,傳播中華神傳文化,教化眾生。威德遐被,四方賓服。幅隕之廣,遠邁漢唐。永樂盛世經濟繁榮、國力強盛。成祖調集全國各地高道至武當組建大明玄教,致使大明道風鼎盛,迎來五千年歷史向道之鼎盛時期。大明一朝傳十二世,經十六帝,享國276年,為大順李自成及大清一朝眾生送往他邦。

公元1636年,大清一朝眾生入主中土,結緣演繹。大清聖皇康熙大帝,早承大業,勤政愛民,經文緯武,寰宇一統。平定三藩、統一台灣、驅逐沙俄、征服蒙古。海宇昇平、國力鼎盛、家給人足、移風易俗、藏富於民,遂有大清歷時一百多年的“康雍乾盛世”。其在位六十一年,聖德之下,文臣盡忠不愛錢,武臣為國不惜死。盛世之後諸代清君日漸末落,國勢日微,守成不足,敗國有餘,越加封閉,終不敵西方列強,傳十一帝後退出歷史舞台。

這些聖皇明君視民如子,呵護備至,為神州子民開創生存環境、規範道德標準、豐富思想內涵、奠定正統文化、欽置立國體制。五千年神傳文化熏陶,佛、道修煉內涵,儒家入世為人之準則,仁義禮智信、忠孝節義,所有這些都為神州子民及世人奠定了日後得大法、大道修煉所需之文化、思想及內涵。這是神為人類社會安排的正常狀態。但正、邪自古以來一直存在。自私、嗜殺、欺騙、反神佛、反傳統、反人性的負面邪惡勢力一直在擾亂人類,致使人類道德逐漸下滑,難辨是非,走向末落。

回歸傳統

世上所有民族都奉先敬祖,尊崇珍視自己文化及歷史。唯中華五千年經天緯地、源遠流長之歷史文化,近數十年在神州本土被西來邪靈共產黨詆毀、醜化、篡改、辱罵,數典忘祖,毀斷我華夏民族生命之根。

1949年中國共產黨建政后,它一手殺人立威,殘酷鎮壓人民,一手用西來幽靈共產理念為全民洗腦。歷次運動中,毀滅宗教信仰、毀壞中華傳統文化、毀滅道德良知,殺害文化、思想精英。短短几十年,幾乎把五千年奠基的傳統文化毀滅殆盡。

神州本土,亦有志士仁人,衷心希望恢復傳統文化,當是可喜可賀之舉。但不得不指出,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其核心在神,而不在人。真正的傳統文化是神傳文化,神創歷史而非人造歷史。信神與信撒旦之共產理念形同水火、勢如冰炭、無法共存。

許多共產黨人均以死後去見馬、恩、列、斯為榮,想來實在可悲。堂堂中華子孫,不為自己輝煌五千文明而自豪,卻數典忘祖,割斷甚至不承認自己民族文化,黃泉路上,不想炎黃父老、祖宗之靈,卻日思夜想求見西來幽靈,共產鼻祖馬恩列斯,情何以堪?不覺恥辱至極乎?

共產主義及其繼承者們上百年來之所做所為,集歷史中最壞之大成,反人類、反傳統、離天叛道,殺人無數,罪大惡極,神怒人怨。世人不可不知!與其為伍,不覺恥辱至極乎?

共產主義百年多的實踐徹底證實了它絕對不是出路,它背後是撒旦魔鬼的化身!人可忍,神不可忍!共產制度必將在人類空間被徹底剷除。

一線生機

神佛慈悲,總留一線生機為眾生,哪怕業力深重之人。把握機遇,不要與神佛下賭,方是智者。天下從沒有鐵打江山。朝代更替、興衰榮辱,不過演繹、結緣而已。歷史大戲,幕起幕落,共產百年跳梁,總有收場之時。善惡必報,確是宇宙永恆之理。

華夏子民從來都講要順天應時。歷史明鑒,得民心者得天下。找回祖宗根本,剷除西來共產邪靈附體,不光流芳百世,更是功在天闕,積下無量功德。

有道是:“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歷史不會停止,宇宙正在更新,參不透神佛之慈悲,悟不懂天機之提示,對共產撒旦抱有幻想,死抱共產殭屍不放,即使反腐、打虎不斷,亦不過人間政黨利益集團之爭,終將前功盡棄。

西方國度亦然。一些西方國家政要,手扶聖經,宣誓就職,並望神靈佑護。但執政之後,卻棄神於不顧,做着神所不允許之事。遂使共產撒旦有機可乘,毀壞西方世界。拋棄共產理念,回歸傳統,找回根本,重樹信神正念,方能在神佑護之下,掃清邪惡,走出困境,重樹輝煌。此其時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