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迫害法輪功仍很嚴重

【正見新聞網2017年02月19日】
作者名: 
石銘

據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報導:二零一六年,重慶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案例有515起,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有6人;非法批捕、庭審、判刑的有46人;非法拘留、長期關押迫害的有84人;199人遭騷擾;118人被強制洗腦;被經濟迫害、搞身份證迫害、流離失所的有58人。二零一六年重慶市法輪功學員被中共人員勒索的資金約上百萬元。另外有32人之前被迫害致死但在二零一六年才得以曝光。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目前已知的至少四人失蹤。

二零一六年邪黨迫害重慶法輪功學員致死的案例有6起,他們是:重慶武隆縣馮志蘭;重慶江北區鄧超;重慶巴南區肖由珍;重慶江北區肖安琴;重慶沙坪壩區陳思可;重慶潼南區唐西秀(音)。

法輪功學員唐西秀(音),七十歲左右,重慶潼南人,於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左右被劫持到重慶女子監獄一監區,被迫害的嚴重病態,因拒絕所謂的轉化,被一監區主管洗腦迫害的警察唐安智在寒冷的冬天把她的衣服脫掉,只穿一件短袖,強制她站在屋子中央遭受侮辱,惡警讓所有刑事犯人去觀看。

二零一六年七月底,重慶女子監獄所謂〝教育科長〞李曉娟在會議上公開供稱害死了唐西秀。當時有四十人左右的法輪功學員以及每人的三個互監包夾人員在場。

重慶武隆縣馮志蘭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七月她被劫持到女子監獄,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馮志蘭在監獄被迫害致死。馮志蘭表妹熊紅衛被武隆縣法院重判七年,正遭受嚴重迫害。

重慶法輪功學員、企業家劉道權,現年四十五歲,於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被沙坪壩區法院非法冤判有期徒刑八年。

二零一五年一月綁架到重慶市永川監獄。在被迫害生命垂危、保外就醫,依然命危的情況下被重慶永川監獄強行收監,針對這種毫無人性的行為,劉道權的父親委託律師向重慶市永川法院、渝北區法院遞交了控告重慶監獄管理局違法撤銷監外執行決定的起訴書,遺憾的是永川法院、渝北區法院不予立案。

重慶市合川區七十八歲的退休教師鄭開源,因堅持真善忍信仰,曾多次被〝610〞、警察綁架、關押、毒打,遭到洗腦、打毒針等迫害致生命垂危。

他的妻子曾憲會也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洗腦、打毒針等酷刑折磨致死。鄭開源於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控告元兇江澤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鄭開源又攜兒子鄭萬建、鄭策和媳婦鄧桂香等人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遞《檢舉信》,反映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情況,要求嚴懲禍首江澤民,追究其刑事罪責。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點鐘,合川區〝610〞出動五部警車,以頭目肖長印隊長、黃京、張紅睿、趙高兵為首,帶領區國安、雲門鎮派出所、社區姚老幺、劉祿建、唐勝兵等二十幾人非法將鄭開源綁架到五尊洗腦班。

在洗腦班鄭開源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一個姓杜的彪形大漢(據說是從合川區看守所調到洗腦班來的)兇狠的說:〝我要你先死〞,說罷就有五個人,將年邁的鄭開源死死壓住不能動彈。他們以檢查身體為名,強制抽血、強行打針,並在鄭的肝臟部位和脾臟部位各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第二天這夥人又將鄭開源死死壓住,在肝臟部位和脾臟部位又各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

那針葯毒性很強,鄭開源全身肌肉出現萎縮,肌肉萎縮時伴有長時間的全身性的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大腦像有不明物體流動發緊發痛,視物不明,記憶不清,神經錯亂,晝夜難眠,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攙扶,煉功打坐都難以坐穩。警察做賊心虛,害怕鄭開源死在洗腦班,第二天就派六個警察送回家。

全國先進教師、重慶市江津區四牌坊小學退休教師周澤群,在重慶市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監獄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日通知家人保外就醫,當時周澤群已經被迫害得不能走路,大小便中帶血,面色蒼白,被不明藥物破壞中樞神經,沒有記憶,字都不認識。二零一四年五月二日含冤離世。時年七十歲。

重慶市江津區退休工人郭傳書,二零零四年在重慶女子監獄時曾被迫害癱瘓。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再次被劫持入重慶女子監獄,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在重慶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時年六十二歲。

重慶雲陽縣法輪功學員塗桂勛,在這十七年的非法迫害中,多次被抄家,無數次騷擾、搶劫、綁架、拘留、勞教、判刑,還被重慶市女子監獄迫害得雙目失明,她丈夫也多次被驚嚇離世。

重慶大學電氣工程學院高壓輸變電專業碩士研究生魏星艷,二零零三年五月,在沙坪壩白鶴林看守所被惡警當著兩個女嫌犯的面強姦。該惡行在國際社會曝光后,重慶〝六一零〞採取各種措施竭力掩蓋,讓魏星艷消失,對當地法輪功學員則進行了嚴密的監視、盤查、跟蹤,綁架了四十多人,將至少十人以所謂〝泄露國家機密〞罪判處五至十四年重刑。此案曝光后舉世震驚。

重慶市血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樁樁件件,罄竹難書。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就是迫害重慶市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元兇。據清算國際:迫害法輪功主要元兇薄熙來罪狀公告中列舉了薄熙來在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時所犯下的罪惡:〝據不完全統計,二零零七年薄熙來到重慶后,先後有近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非法勞教數百人;非法綁架、非法抄家、非法劫持到洗腦班迫害的學員無以計數,跟蹤監控騷擾從未止息。〞

〝薄熙來向江澤民保證,把中央〝六一零〞制定的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二年〝對法輪功洗腦轉化攻堅、鞏固整體仗三年計畫〞縮短為兩年。保證兩年內,對重慶地區法輪功學員進行全面搜捕、完成強制洗腦轉化,以取悅江澤民、撈取政治資本。

〝薄熙來到重慶后,動用大量資金人力瘋狂鎮壓法輪功。他耗資一百七十億在重慶安裝五十萬個監控攝像頭,建成世界上最龐大的監控系統。……薄熙來以此實施全天二十四小時監控法輪功和確保任何時候都可展開大規模的跟蹤、抓捕。〞

王立軍擔任重慶市公安局長、副市長期間,在薄熙來的密令下,王立軍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群體滅絕性迫害,他給重慶每個公安分局及下屬派出所下達〝嚴打〞指標,肆意非法抓捕、關押、酷刑折磨、庭審、無罪判刑法輪功學員,造成眾多法輪功學員致死、致傷、致殘。因此,重慶成了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區。

自薄、王到重慶后,迫害法輪功不斷升級。據明慧網報導所作的不完全統計,僅2008年奧運前後重慶市被綁架、非法拘禁的法輪功學員就有240多名。

2009年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188名,其中,有6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有18人遭非法判刑,有76人遭非法勞教,有5人遭精神病院迫害。

2010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數為:193人。其中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2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13人,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50人,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123人。

2011年,重慶市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高達324名,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8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5人,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23人,被非法抄家、騷擾的法輪功學員45人,大部分學員的家遭到警察的搶劫。

重慶市和各區縣大量投入資金共建立了十六個洗腦班,每個洗腦班都投資上百萬元。……對兩個月之內不放棄信仰的學員則非法判刑勞教。

截至2016年7月25日明慧資料館數據統計顯示,經明慧網報導的重慶市當局迫害法輪功案例共計2653例,直接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人數2895人,其中被迫害致死99人。譚棲偉(原重慶市人大副主任,已被判刑12年)也是重慶市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薄熙來是江澤民集團的死黨,從迫害法輪功起家,走到哪裡迫害到哪裡,雙手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薄熙來因迫害法輪功遭到了報應,但盤踞在重慶市的江澤民、薄熙來的死黨、餘孽,懼怕清算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仍然肆無忌憚的延續迫害。

二零一二年三月張德江任重慶市委書記后,繼續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四月萬盛抗暴事件升級,張德江策劃利用這個事件來嫁禍法輪功,製造打壓法輪功的藉口。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張德江夥同政法委、市公安局,綁架了重慶地區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二年在張德江主政期間,重慶市北碚區教委召開安全穩定會議,要求區內近五十所中小學校建立所謂反邪教專欄,矛頭主要指向法輪功,誤導和引誘無辜的百姓仇恨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報導的《2016年重慶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統計》,只是十七年來對法輪功學員血腥迫害程度的冰山一角。迫害法輪功的主犯被繩之以法之後,主政重慶市的主要官員已經換了幾任,但對法輪功的迫害形勢有時表現的還很嚴重,江派餘孽由於懼怕清算,仍然以加劇迫害進行攪局。

目前在中國大陸,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延續迫害程度,不僅僅是重慶市,如東北三省、河北、山東、北京、天津、四川等省市也特別嚴重。法輪功人權已經是當今世界第一人權大案,引起了舉世的關注。願所有中國大陸的正義善良民眾及國際社會關注日益惡化的法輪功人權,解體中共,停止迫害,清算罪惡,還人類應有的人權、自由與和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