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普爾頓神韻第二場滿場 「深信我們都來自天堂」

【正見新聞網2017年02月16日】

2017年2月15日,享譽世界的神韻北美藝術團在美國威斯康星州阿普爾頓市(Appleton)上演了在當地的第二場也是最後一場演出。演出在福克斯城市表演藝術中心(Fox Cities Performing Arts Center)進行,獲票房滿場佳績。慕名而來的觀眾沉浸於中國文化的悠久歷史之中,體驗著神韻帶來的種種感受。

國際企業首席行政官驚訝西方舞蹈來源於中國

Plexus 是總部在威斯康星州Neenah市的跨國電子製造企業,員工過萬。公司首席行政官(Chief Administrative Officer)兼法律顧問Angelo Ninivaggi 攜妻女觀看了這場演出。他讚歎地說:“太精彩了!舞蹈很美,很高興了解到關於中國古典舞的知識,以及西方文化原來是借鑒了她(中國古典舞)。”

Ninivaggi先生進一步說:“我才知道原來西方文化中的舞蹈、芭蕾,竟然起源於幾千前的中國。”

他對神韻方方面面都讚不絕口,“舞蹈優美,服裝多彩,布景巧妙,故事很風趣也很感人。”他說。

他還從神韻中看到了“人與人之間的關愛”,“情感很豐富⋯⋯舞蹈講述了人們之間的友誼,夥伴關係,人與人的相處,非常親切,非常美好。我很高興看到(神韻)展現了一個非常不同的文明。”

建築開發商一家傾倒於神韻的多樣性

Appleton市是個7萬多人口的小城,當地主要建築開發商Todd Platt 攜妻兒觀看了15日的演出,一家三口都對藏族舞印象深刻,“舞蹈伴隨着隆隆鼓聲,相當有衝擊力,”Platt先生說。

他特別提到神韻音樂“十分悅耳,令人愉悅。”

儅從節目中了解到中共鎮壓信仰仍在進行時,他表示十分驚訝。

他兒子David是一名商業地產律師,他從神韻中感受到“中國文化的多樣性”,“舞蹈和音樂很完美地把文化特色展現出來了”。他說:“(這種文化特色)很有表現力,充滿激情。”

太太Margret最後說:“神韻展現了舞蹈、小舞劇、音樂,非常多樣,給阿普爾頓市帶來了美好和光明。”

前專業舞者:演員踢腿之高難以置信

Nathan Weyenberg 是一名專業舞者,曾經跳現代舞和踢踏舞。由於年齡漸增,他現在在劇院對面經營一家珠寶店。當晚演出中,他坐在第一排。

休息時他表示:“演出棒極了!我不敢相信舞蹈水準如此高超,那些演員能把腿踢那麼高,真是難以置信!還有舞蹈的同步性,作為一名專業舞者,我真是不敢相信所有演員時時刻刻都恰到好處,實在精彩!”

金融規劃師:演出讓你思考你是誰

Gary Schmitz先生是位金融規劃師,擁有自己的投資公司Universal Insurance and Investments。他感謝神韻將古老的藝術帶給這個7萬人的小城,並稱神韻是“前所未見的演出”,“每個人的舞蹈動作都那麼優雅流暢,讓你看起來很舒心,特別放鬆身心。”

提到演出的精神內涵,他表示“演出讓你去思考,其他國家的人怎麼思想,如何生活。”他從演出中看到,中國文化充滿精神內涵,“她讓你去思考,作為一個個體,你是誰,來幹甚麼,以及人們一生所經歷的。”

樂隊指揮從神韻看到現場音樂演奏的出路

樂隊指揮兼長號手的Randy Kramer先生表示,神韻帶給他不同層面的啟示,讓他看到現場音樂這種藝術形式的希望。Kramer在當地一所高中任樂隊指揮兼長號手。他說:“我在網站上看到了神韻的廣告片,當時就想:‘哦,如果能有廣告片一半的好,就將是一個光彩奪目的演出。’(親臨現場觀賞)果然卓越不凡!”

他說:“每當一個新節目開始時,我都想:‘哦,這一定是我最喜歡的!’最後,我發現我最喜歡那個黃花舞,真是優雅高貴,色彩晶瑩亮麗。還不只如此,演出中還有很多其它有趣的節目,比如美猴王就很可愛。”

“作為一個音樂人和長號手,我也一直在音樂中尋找長號演奏,它給演出增添了很多的光彩,”以音樂為職業的Kramer說:“我還多了一個額外的感覺,我不只是在看,我也在聽。現場音樂真是超級優秀!”

Kramer感到神韻音樂獨具特色,“我聽到大量的五聲音階,我敢確定還有一些其它我還無法識別的音調。其實,我很渴望想找一位神韻的音樂家,或者是樂團指揮,或者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問他們整台音樂的基調或調性中心(Key or Tonal Center)是甚麼?他們的演奏中有多少不同的調性?我無法回答。這是一直讓我着迷的問題,因為對我來說,這是表演的一部分,我不僅僅是觀看舞台上的演出。”

他說:“神韻的音樂很舒緩,有時也表達出緊張不安的氣氛,但大多時候給人感覺雅緻、平和,甚至寧靜。 我也喜歡每首歌都在講述一個故事。”
“歌詞的內涵與我的信仰一致”

最讓Randy Kramer觸動的,是神韻歌唱家的兩首歌曲。他說:“最讓我震動的是兩首歌曲,在天幕上同時有中、英文的字幕。 第二首歌,雖然我不記得歌名,但作為一名基督徒,第二首歌詞對我來說非常美好、非常熟悉,因為那些體驗是人們所共有的,每個人都曾有過,只是用詞不同。”

他表示,歌詞的內涵和他的信仰是一致的,非常相似,他說:“如果我要去中國分享我的信念,今晚的演出讓我知道從哪裡開始,就在這些有深遠寓意的歌詞中。”

Randy Kramer最後表示,神韻的現場樂團讓他很受鼓舞。他看到當今社會中,現場音樂很早就在走向衰落,他認為神韻是在幫助延續現場音樂這種藝術形式的生命。他說:“我很受鼓舞,從神韻的演出中,我覺得也許現場音樂不是在走向末路。”

“我們都來自天堂,這點我深信不疑”

三人均從事醫療行業,以Sandy Kasik女士最為健談,當天也是她邀請兩位好友前來欣賞神韻的。她激動地說:“演出的藝術性、(演員的)平衡性,連她們臉上的笑容,都那麼美麗!舞蹈那麼精巧!所有男女演員的舞蹈,都是那麼精巧美麗!我真是如痴如醉啊!”

Kathy Revall女士同樣驚嘆,她說:“我有生以來從來沒見過這麼美麗,這麼精準,這麼絕對完美的表演!” Shirley Eklund女士也說:“演出太美好了,很高興她(Kasik女士)帶我們來看這個演出。”

三人齊聲表示,孤兒的故事最為打動人心,“我都看哭了,”Kasik女士說,“故事敘述是如此的強有力,好多場景都讓人落淚,比如那個小嬰兒的故事。那些(飾演惡人的)男演員臉上的表情是那麼激烈,你剛看完那所有精巧的美麗,然後又看到這樣的兇惡,你就知道是像天安門廣場(六四一樣)的歷史重複發生了。這讓我心碎,我眼眶含着淚水。”

她們都表示從演出中看到中國文化美好的信仰內涵,Kasik女士說:“我們都來自天堂,這點我深信不疑。等待我們的只有天堂,等待我們的是永恆和創世,所以沒有甚麼可怕的。”

提到女高音的演唱,Kasik女士對演唱的歌詞深感共鳴,“不管積累多少財富,最後都化塵土。這個人所擁有的一切,最後都會被墳墓埋葬。我們剛才還在聊,一百年以後,我們幾個人肯定都已經入土了。但神佛的道理,還會存在並繼續存在下去。”Kasik說。Revall女士很認同,“是的,從歷史的角度講,就是那樣的。這是非常真實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