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潔夫報導被全刪 專家揭秘背後的高層博弈

【正見新聞網2017年02月15日】

近日,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參加梵蒂岡有關反器官販賣的會議,引發各界強烈的關注。外界注意到,大陸媒體梵蒂岡會議期間對黃潔夫的採訪報導,回應國際期刊雜誌撤銷中國院士的肝移植論文被全部刪除。而中共喉舌人民網對黃潔夫參加梵蒂岡會議只低調轉載了《健康報》的一條消息。熟悉中共體制和大陸局勢的一些專家認為,這涉及中共活摘器官這個敏感問題以及背後的高層博弈。

大陸媒體對黃潔夫的採訪報導被全刪

黃潔夫在梵蒂岡參加會議期間,大陸澎湃網就國際期刊《國際肝雜誌(Liver international》撤銷了去年9月發表的來自中國的器官移植論文一事,對其進行了採訪。

該論文是由大陸工程院士、器官移植專家鄭樹森以及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肝膽胰外科主任醫師嚴盛所寫。該論文的研究對象為564個(實際有效563個)在浙一醫院進行肝臟移植手術的案例,時間跨度為2010年4月至2014年10月。論文還稱,這些肝臟器官來自捐獻。

2017年1月30日,《國際肝雜誌》(Liver international)在線還刊登了一篇題為“以涉及死刑犯器官的數據為基礎的論文不應該被發表”的評論來信,質疑該論文未聲明沒有使用死刑犯器官。

黃潔夫在採訪中,罕見稱“這篇文章報導的數據是失實的”,並說:“2011年-2014年我們公民捐獻的肝臟器官是1910例,浙一醫院是166例。文章中說進行了564例,那肯定是不對的。”

報導還稱,黃潔夫跟鄭樹森通了電話,鄭承認並稱“數據是下級醫生統計,他並不知情”。但澎湃網自己卻沒有聯繫到鄭樹森。

上述報導被媒體轉載后不久,澎湃新聞、鳳凰網等媒體的相關報導先後被刪除。

熟悉中共體制和大陸局勢的一些專家認為,正因為此篇報導無意中自曝器官移植數據混亂不堪,以及讓外界窺到中國器官移植黑幕的一角,因此文章在網上存活不到一天,就被全面刪除。

黃潔夫為何要糾正564例這個數據?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醫學院的研究來講,作為學術性的論文,相對來講比較嚴謹的,需要提供一些出處的。這564例的數字相對黃潔夫的話來講真實一些。

他還表示,“如果按這個數據來看,全中國有上千所的醫院做器官移植的話,那總數就相當驚人了。中共官方肯定是不希望這個數據對外透露的,所以黃潔夫要去糾正這個數據,事實上是欲蓋彌彰。”

原大陸醫學研究機構的羅女士認為,中共器官來源一直遭到外界的強烈質疑,美國國會去年6月13日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在這樣強力國際輿論下,該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向國際期刊雜誌投稿的研究論文,為避免遭到外界懷疑,4年半的器官移植數據最有可能少寫,不可能多寫。

紅二代羅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黃潔夫說浙大一院166例,論文報告說是546例,反正說來說去,說不到一起去,這裡面肯定是在造假。黃潔夫想掩蓋鄭樹森論文中的漏洞,又暴露出另外的漏洞,中共此前曾經向外宣稱,每年的器官移植大概是一萬左右。

澳大利亞醫療倫理學者溫迪‧羅傑斯舉報中國工程院院士鄭樹森等人疑似使用死囚器官做研究,並使其論文被撤併被終身禁稿。她向美國之音表示:“在西方國家,得到564例肝移植手術所需的肝臟,你需要1800多名捐獻者。我知道,那段時間全中國只有2000多名捐獻者。在我看來,這一家醫院不太可能接觸到全中國絕大多數的捐獻者,因此我對雜誌編輯說,我很懷疑這些器官來自死刑犯。”

羅宇強調:“不管哪一個數據,他們都無法說明器官來源,都是反人類罪,已讓國際社會對中共非常抵制。但梵蒂岡這次邀請黃潔夫去參加會議發言,是為虎作倀,是應該受到國際社會譴責的。”

官媒罕見低調的背後

黃潔夫被指是直接參与強摘器官的劊子手,其參加梵蒂岡的“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備受國際輿論譴責。在此情況下,中共最大喉舌之一的人民網轉載了名不經傳的《健康報》消息,非常低調地報導了這個新聞。

2月7日,中共交部發言人陸慷也在記者會上撇清稱,黃潔夫赴梵蒂岡,與中梵雙邊關係“無關”。

紅二代羅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黃潔夫參加的會議的題目,在國內是比較尷尬的話題。無論是美國國會還是歐盟議會都發表了譴責中共的聲明,那麼北京也沒有辦法回應這樣的聲明,不願意在這樣的話題上有太多的討論。我在給習近平的最新公開信中說,‘如果繼續允許反人類的殺人犯黃潔夫在國際上造謠撞騙,是給自己臉上抹黑。’可能習近平不想給自己臉上抹太多的黑,所以就這樣低調對付了。”

羅宇表示,黃潔夫涉足活摘器官,在國際上是一個非常不光彩的人,所以習近平當局是不想在國際上給他捧場。但也沒有將他當成殺人犯,就是敷衍敷衍,不給他捧場,比較低調。

黃潔夫在梵蒂岡的罕見表現

黃潔夫此次在梵蒂岡會議上露面發言,按《環球時報》引用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馮陳富珍的話,是稱中共在器官移植與捐獻方面改革很成功,“中國經驗”甚至可以供其它國家參考。

美聯社報導指黃潔夫在會上,提供了很少資料,僅僅只有兩張幻燈片。

根據BBC的報導,黃潔夫在會上承認,中國器官移植項目改革進展緩慢、“非常艱難”。與會的專家學者要求對中國的器官移植進行獨立調查,但被中共拒絕。

報導還稱,“由於缺乏透明度,器官捐贈者的嚴重短缺和中國長期存在的黑市交易,外界一直對此持懷疑態度。”

黃金秋認為,黃潔夫的這個所謂承認的話,非常明顯想捆綁現政權的領導人習近平。

他進一步剖析:“中共十八大之後,習近平對活摘這個事情有自己想法,也不會去延續之前的做法,過去的這些包括黃潔夫在內的血債幫的官員,他們肯定對活摘罪行負有重大責任,所以他們想拉着現任的這些高層捆綁在一起,要死大家一起死,因此他們希望這個事情拖到不了了之最好,也希望把習近平一起拖下水。”

據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此前多份調查報告披露,中共活摘器官的指令就來自江澤民,當時中共軍委還進行過討論,最早是由軍方醫院開始,再逐步擴展到非軍隊系統的醫療機構。

軍隊全面禁止有償服務 習近平委派蔡奇掛組長頭銜

就在梵蒂岡召開反器官販賣世界峰會的當天下午,《北京日報》高調報導,北京地區部隊召開全面停止軍隊有償服務的領導小組協調會議,北京市長蔡奇任領導小組組長。報導還強調,全面停止軍隊有償服務是習近平在2015年11月確定的軍隊改革重要組成部分。

紅二代羅宇向大紀元記者分析:“2015年的時候,習近平要求軍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的時候,大家都覺得矛頭指向是軍隊、武警醫院的器官移植,這是軍方醫院很重要的賺錢手段。習近平叫停有償服務,實際上是斷了軍隊的財路,但是一年多來這一塊沒有太多的進展。”

他說:“如果現在大陸媒體這樣報導,說明這方面又有了一點進展,這是件好事。如果北京已經成立全面停止軍隊有償服務的領導小組,就是把器官移植這樣的生意給停了。”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向也大紀元記者表示:“首先這種事情(活摘器官)對習近平來講不能再幹了。江(澤民)任上作的惡,胡(錦濤)可以說是江的事情,我沒權力。但對習(近平)來講已經是核心了,不能再曝出這方面的醜聞。所以他要就讓軍隊退出這領域,不要再有嫌疑。以前是以前,現在在他任上不能再有了,所以他派自己的親信、北京市長蔡奇親自在北京掛上領導小組組長,就是不認可這筆賬。”

大陸體制內專家辛子陵近日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習近平與江澤民的利益集團在2017年會有一場決戰。“‘十九大’之前,習近平必定要解決江澤民、曾慶紅問題,如果不解決等於反貪打虎失敗,那些人會抱成團進行大反攻。習近平、王岐山非常清醒,這是一場輸不起的鬥爭,這個不僅關係到中國局勢,也關係他們自己的身家性命。所以他們要步步為營,沒有必勝的把握不出牌。”

(大紀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