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42) 慧眼識魔

【正見新聞網2017年02月15日】
作者名: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第七章 抗撒旦反共救世

一、慧眼識魔

撒旦魔教

在本次人類文明中,蔣公首先洞察了共產主義的本質來自惡魔撒旦。他看到魔鬼假借共產主義形式在人間擴張的真相,稱共產黨為撒旦共產魔鬼。蔣公看到共產主義在人間的表現,正好驗證了《聖經啟示錄》中的預言:撒旦必從監獄里被釋放,出來要迷惑地上的列國。蔣公提醒人類:共產主義是神造宇宙以來人類面臨的最大災禍。

〝共產主義的狂妄匪徒們叫喊着,它們必要毀滅世界上的一切宗教,它們必能毀滅不願崇拜它們共產主義的所有人類,它們共產主義必要統治世界。它們今日一切迫害、鬥爭、誣陷和公審的所作所為,正像一千九百年前的新約時代的惡魔‘撒旦’一樣。〞(蔣介石,《耶穌受難節證道詞》,一九六零)

〝共產主義擴張之迅速,殊令人驚異。勸服八億五千萬人皈主,費時達一千九百多年之久;而在短短的四十年中,全世界竟有半數人口被關入‘鐵幕’之內。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的十五年來,已有八億人口,生活在共產主義的奴役暴政之下。它的侵略步伐,正獲得與時俱增的速度。〞(蔣介石,《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一九六一)

蔣公看清了共產主義是反神的:〝共產主義的反神思想,使共產世界與自由世界之間的和平為不可能。馬克斯在共產黨宣言中即曾指出,共產世界和自由世界之間,存在一道無可彌補的鴻溝。他說:‘共產主義不需要永恆的真理,而且,它要廢除一切宗教和道德觀念。’他另一次說:‘打倒上帝,打倒教會,擁護共產主義,你便獲得世界上的一切東西。’〞(同上)

〝我們可以靜下來自問一聲,我們是否已經到了像啟示錄二十章所說的一千年的盡頭呢?‘撒旦必從監獄里被釋放,出來要迷惑地上的列國,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聖經學者們都認為,撒旦一旦從獄中被釋放出來,力量可能非常強大。撒旦的化身共產主義不僅與上帝作戰,而且有意耍弄上帝。〞(同上)

蔣公指出,共產主義是詆毀創世主的邪教:〝在廿世紀的今日,同樣有一個邪惡的思想,虛假的哲學,以虛假欺騙的手段滲透人心。以兇狠殘暴不人道的方法剝奪人的自由,橫行霸道。共產主義一日不停止,世界一日無安寧。共產主義一日不消滅,世界一日無和平。今天的共產主義,實已超過虛假的哲學,而成為虛假的宗教,共產黨徒不承認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宰,而崇拜自我,實為有史以來最卑鄙的偶像崇拜者。〞(蔣介石,《二十世紀的十字軍》,一九五七)

共產主義祖師馬克思早年曾經是基督徒,後來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認與撒旦簽了契約。

〝地獄之氣升起並充滿我的頭腦,直到我發瘋、我的心完全變化。看見這把劍了嗎?黑暗之王把它賣給了我,為我抽打時間,並給我印記,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膽了。〞(馬克思早年詩作《演奏者》,譯文引據阿波羅網 。“Wild Songs, 1. The Fiddler, .)

其後馬克思大行魔鬼所為之事:詛咒全人類下地獄,包括工人和那些為共產主義而戰的人。〝馬克思主義〞正是在其加入撒旦(魔)教后誕生的。不僅馬克思成魔,而且馬克思周圍有個成魔群體。(參閱:李查‧溫布蘭,《馬克思的成魔之路》 。Richard Wurmbrand, Marx and Satan, Living Sacrifice, 1986.)當今的中國共產黨,就是撒旦魔教和馬克思的接班人。歷代共產黨的領袖都是魔教教徒。

馬克思乾脆否認造物主的存在。〝如果造物主不存在,那就沒人給我們誡律,我們也無須為任何人負責了。〞 馬克思的宣言〝共產主義者絕不宣揚道德〞也確認了這一點。

盧那查爾斯基(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蘇聯教育部長的哲學家在《社會主義與信仰》中寫道:馬克思棄置與造物主有關的一切,並把撒旦放到了行進中的無產階級隊伍之前。(溫布蘭,前引書 )

馬克思十八歲時手寫《Oulanem》劇本顯示:馬克思與撒旦簽約出賣靈魂,打上撒旦印記,為撒旦代言,讓全人類下地獄。實際上,馬克思憎恨所有神明。共產主義及社會主義只是引誘無產階級和知識分子去實現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

恩格斯始信上帝,被轉化,與馬克思聯手。恩格斯曾經說過馬克思是〝萬魔附體〞:〝他的狂怒從不平息,就像有一萬個魔鬼通過他的毛髮佔有了他。〞

列寧的親密朋友兼同事托洛茨基(Trotsky)着有《青年列寧》一書。書中寫到,列寧十六歲時,曾從頸上扯下十字架,向它吐口水,再將它踩在腳下——這是撒旦教中常見的一種儀式。

馬克思的追隨者斯大林被〝同志〞稱為魔鬼,筆名惡魔。斯大林認為善良、寬恕、仁愛比最大的罪行還要壞。更多的魔教追隨者就在世界著名的共產黨領袖和恐怖分子頭目中。(溫布蘭,前引書 ;Richard Wurmbrand, Was Karl Marx A Satanist? Diane Books, 1976.)

撒旦魔鬼藉助共產主義來統治世界。馬克思通過其對撒旦魔的信仰,在人間成為撒旦的使者,行使魔鬼的職責,將無神論、唯物論等邪說和魔鬼的邪惡信息包裝成共產主義,把被美化和學術化了的邪惡主義傳向全世界,讓人們不信神而轉與魔鬼一起作惡。共產主義只是用了新名詞包裝的撒旦魔鬼教信仰。誰相信了共產主義,誰實行了共產主義,就變成了撒旦的臣民,認了撒旦魔鬼做自己的主宰。

蔣公指出,追隨共產黨是沒有出路的:〝任何與共產黨徒妥協的企圖,等於自甘墜入共黨的陷阱,或開門揖盜。假如自由世界遵循這一途徑,則它不但不是重建上帝的殿堂,而且開拓一條自趨淪亡的道路。這種妥協的努力,正是敦請撒旦來君臨世界。〞(蔣介石,《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蔣公告訴世人,光明和黑暗是不能相通的,與共產黨和平共存的結果就是被魔鬼吞噬:〝故今日世界任何個人或團體,任何國家或民族,苦想與今日魔鬼集團——共產政權同負一軛,‘和平共存’其結果只有一條路,就是被共產主義的魔鬼整個吞噬下去。〞(蔣介石,《對亞洲基督教護教反共會議書面賀詞》,一九六五)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