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捐獻登記〞難掩〝活摘〞黑幕

【正見新聞網2016年12月26日】
作者名: 
顏丹

近日,中國大陸各家網媒都在紛紛報導一則與〝器官捐獻〞有關的新聞。在新聞中,支付寶效仿Facebook、蘋果,於12月22日在中國開通了首個上線〝器官捐獻登記〞功能。文章說,〝《器官捐獻公眾意願調查》顯示,83%的參與調查者願意成為器官捐獻志願者〞;〝但超過一半人不願登記是因為‘不知道在哪登記或手續太繁瑣’〞。而如今,這種〝將網際網路與器官捐贈登記結合在一起〞的方式則被視為能有效解決這個問題。

由於這種〝上線登記〞只需要器官捐獻者申請成為支付寶用戶,然後進行簡單的搜索、登記,〝整個過程不超過10秒〞,就可以把自己的意願傳遞出去;因此很快有資料顯示,〝一天半的時間裡,新增的器官捐贈登記人數已經接近2.7萬人〞。看來這種辦法的確能為那些想要獻一份愛心的捐贈者們提供極大的便利,也可看出中國的器官捐獻率打從2010年正式開始啟動時的百萬分之0.03到2014年的1.24,再到如今的2.03,一直處在世界末位、且提高緩慢的緣由,並不在於民眾缺乏奉獻精神,而是與手續繁瑣、管道單一、管理不善等一系列的官方作為有關。

若非如此,這種關乎救助生命的事業也不至於在中國被耽誤了若干年,直到從Facebook、蘋果的創意中獲得靈感,才開始於近日着手展開。然而,需要指出的是,這種將人們的視線只聚焦在〝捐獻〞上的途徑和方式,究竟又能讓多少器官需求者最終尋得器官、成功獲救呢?在中國,器官從供體成功移植到受體,難道真的是只要有人捐,就能實現的嗎?

這裡首當其衝要揭示的一個問題,就是供體與受體的配型問題。有資料顯示,〝在器官配型方面,相同血型匹配的比例在30%左右〞;〝從醫學角度說,直系親屬之間HLA(人類白細胞抗原系統,Human Leucocyte Antigen)完全配型的概率是50%〞;〝而一般陌生人之間的配型概率在20%~30%之間〞。而在中國大陸,目前移植界提供的非直系親屬的配型幾率正是〝20%~30%〞,這與上海第一人民醫院某移植泌尿外科主任在接受陸媒公開採訪時所提到的數值完全相符。事實上,若按照更嚴格的匹配要求,這一概率可能更低。

也就是說,在〝器官移植〞這種需要達到供需匹配、並且要等到捐贈者心臟死亡后才能完成的臨床事務上,決不是僅靠〝人多力量大〞的思路就能解決問題。然而,與完成移植手術的苛刻條件呈現出巨大反差的,是中國大陸被曝出的在短則幾個星期之內,就能找到配型合適的供體來源的驚人事實。難道說,如今在中國,有人提前幾個星期就知道誰會死?甚至剛好知道,有哪個器官需求者與之配型合適?

能實現這種連接的,似乎只有一種可能,那便是一旦找到與受體匹配的供體,就強行摘取。而這樣做的目地也只有一個,那便是有利可圖。無論是器官本身的售價,還是移植手術以及手術后長期服用藥物的費用,都足以讓中國以及海外的富人們構建起這個隱藏着暴利的市場。問題是,在中國,這樣一個能牟取暴利的市場又怎可能不被政府〝監管〞?然而更大的問題是,越是監管,被強行摘取器官的人為何越多?甚至到今天,如此暴行仍在有恃無恐的發生。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中國的諸多死刑犯以不人道的方式被摘取器官的暴行已遭到國際社會的詬病。儘管在近日有關〝上線器官捐獻登記〞的報導中,官方再次提到〝2015年國家廢止使用死囚器官〞,然而真實的情況卻呈現出,仍有大批〝良心犯〞在監獄、法院、醫院的共謀下,在政治權貴的授意下,一直未停止過被活體摘除器官。或許,〝按訂單殺人〞才是在短短几周內,就能為器官需求者完成移植手術的惟一可能。

在這些無辜蒙冤、遭到關押的〝良心犯〞中,人數佔比最大、且被壟斷着司法以及掌控着暴力工具的中共流氓集團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正是法輪功信仰團體。而當時非法建立秘密組織〝610〞,高喊着〝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肆意抓捕、刑囚、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正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及所組建的政治集團。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查證,〝截至2016年7月10日,中國大陸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移植醫院就有891家、器官移植醫生9519人〞。此外,〝2015年7月24日,旅居丹麥的中國問題專家楊光批露,僅一般人民醫院、市立醫院就有50多萬法輪功學員被活摘致死,還不包括武警醫院,軍醫醫院和公安醫院〞。

可見,中國數量巨大的器官市場的供體來源既不像官方所說,從普通的死囚而來,也不可能靠如今才開始登記註冊的公民自願捐贈而來。顯然,這一來源直指被非法抓捕、迫害了多年的大量法輪功學員。這也才能解釋為何在短短的數年內,中國公民的器官捐獻率極低、死囚無論從人數還是從匹配概率上來說,都極為有限的狀況下,中國的器官移植居然還能呈現出〝2000年後的爆炸性增長〞。

從2015年1月至2016年6月的一項抽樣調查結果來看,〝北京市紅十字協會值班職員說,紅十字會捐獻系統正在籌建,還沒開始〞;〝天津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說,從2003年建庫(器官捐獻庫)到現在捐了170多個〞;〝上海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工作人員說,從2014年開始到2015年,全上海市器官捐獻成功的只有5例〞。

聽了這些公職人員的描述,我們不禁要問,如今〝一天半的時間裡,新增的器官捐贈登記人數已經接近2.7萬人〞的資料在沒能對捐贈者進行身體檢查、更不能確認這些人能否趕在65歲之前(根據《中國心臟死亡器官捐獻指南》)出現〝心臟死亡〞的情況下,其真實性和有效性又會有多大呢?由此,中國器官移植的核心問題就決不在捐獻者的多與少上,其背後所隱藏的黑幕則應該直指〝血腥活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