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鐘為他們而敲響

【正見新聞網2016年10月30日】

周向陽、李珊珊一案的判決出來了。判決周向陽七年,李珊珊六年。看到這個結果,我先是悲憤,之後突然對流氓這個詞有了一種刻骨銘心的體驗。

悲憤是必然的。如此影響廣泛的案件,是非如此清晰,卻是這樣的結果,任何一個稍有良知和正義感的人都會有這樣的反應,一個人究竟要如何的不顧廉恥,喪盡天良才會做出這樣的判決?天津東麗區法院法官張亞玲不知被告是被冤枉的嗎?不知這個案子的廣泛關注和影響程度嗎?不知道公檢法的辦案的終身責任制嗎?她是非常清楚的,但她就是要這麼干,也或許她本人並不想這樣,但來自上面的壓力又使她不得不這樣做,甚麼是耍流氓?這就是,不是小耍,而是大大的耍,在陽光下。沒有人願意為罪行買單,不管她是主動還是被迫,她心理一定抱有幻想,即中共是鐵打的,不可能滅亡,自己一定不會被清算。這個案子怎麼判無數的人在看,大法弟子在看,國際社會在看,體制內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公檢法里對迫害持觀望態度,左右不定的人更在看,可以說,這樣的判決給了持觀望態度的人一個負面的示範,使他們做出了一個錯誤的判斷,向自我救贖的路幾乎是邁出去的腳又收了回來,重新走向了反面,所以可以說法官張亞玲最終毀掉的不僅是她自己,更是一大批這樣的人。

再從一個更高的層次上說,法官張亞玲是中共體制內的人,作為一個人,她不可能一開始就如此的邪惡,是這個制度,這個黨,一步步的把人變成鬼的。

法院應該是甚麼地方,應該是彰顯正義,懲罰邪惡的地方,可是如果這樣的地方被一群身穿代表正義的制服,骨子裡卻是完全相反的人操控,在陽光下做着街頭赤膊流氓無法做到的邪惡流氓表演時,特別注意到判決的發生是在大法真相越來越廣為人知,現當局不斷出台政策暗示與江氏血債幫切割的背景下出籠的,那些對中共摧毀人的道德模糊不清的人,對其邪惡流氓本質認識不足的人,對其仍然報有幻想的人還不應該清醒嗎?

然而天理不會因為有人不信就不存在的,越是要滅亡一個人,就越是要其瘋狂,一個血液里有毒素的人,動的越厲害毒素就會流動得越快從而加速其滅亡,一幕大戲要看其始終,其中間的過程會有波折有起伏,而當其最終的結果展現出來時,世人會清醒和震驚。

天津東麗區法院法官張亞玲對周向陽、李珊珊一案的判決其實是對她自己以及她所代表的一大群人乃至其生存的體制的終審判決。

喪鐘為他們而敲響。

网址转载: